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609章 佛灭日事件2

正文 第609章 佛灭日事件2

    “佛灭日?”

    高成低头想了想,好像的确有个佛灭日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这次。

    “原来如此,因为明天是佛灭日,国友夫妇才那么肯定,问题是他们到底在怕什么,过去的佛灭日国友夫妇又做过什么事情……”

    小兰还拿着熊猫睡衣站在门口,闻言愣道:“城户学长有什么头绪了吗?”

    “既然那张恐吓卡片能够吓到国友夫妇,证明国友夫妇的确心里有鬼,这样一想,他们将很正常的事情当成灵异现象也就能够解释了。”

    高成没去理小兰手中可爱的熊猫睡衣,插着双手走到落地窗边拉开窗帘。

    这两年来,第一次国友淳大的噩梦可能只是想起隐藏的亏心事,第二次刹车油出问题显然是人为,第三次收到恐吓卡片就更不用说了,纯粹是装神弄鬼吓唬国友淳大而已,相比国友自己也清楚,所以这次才会找他这个名侦探来。

    找他这个比较出名但又年轻得过分的名侦探,还拿了“灵异侦探”的幌子,恐怕是既希望找到暗中威胁的人,又不想自己的事情被挖掘出来。

    这样事情就都想得通了。

    唯一还有疑问的就是今年4月4日国友夫妇房间里传出的怪声。

    那扇电子门只能从里面开门,而且只有国友家的人才能使用,外人碰到指纹验证机就会触发警报。

    这也说明国友家可能有犯人或者共犯了。

    比较可疑的就是那个关口了,和国友夫妇关系好像太好了一点,而且作为保全设备的负责人,本身也有些可疑,未必没有不经过国友淳大同意直接进入三楼的方法,做什么手脚也很方便。

    除此之外,外人就只能通过阳台上去了,没有特殊工具基本上很难实现,而且那样应该会留下痕迹才对……

    高成打开落地窗,抬头看向上方的阳台,视线忽然凝固下来。

    借着房内灯光,一双穿着皮鞋的脚就垂在阳台边上,不时随风摇动,还有绳子摩擦令人牙酸的细微声音,不仔细听还以为是风声。

    高成身子探出阳台朝上看去,入眼的是关口悬吊在楼上护栏上的身影,脖子被粗绳捆绑吊着,短短的倒八字眉毛,一副浅褐色镜片眼镜,面上呈现痛苦之色,却又只是静静地朝下方看来。

    无力垂着双手的样子,显然已经没了存活的可能。

    最有嫌疑的人竟然直接就在这种地方死掉了……

    柯南紧跟着也跑出房间,看到阳台上方的关口不由得面色一惊。

    “关口先生……”

    ……

    午夜12点,直到国友夫妇回家后,赶到现场的警方才进入3楼放下关口尸体。

    “死亡的是关口俊道先生,43岁……死亡推测时间是晚上8点30分到9点之间,发现尸体的是……”

    “城户侦探,”珊瑚头横沟警官在鉴识人员采证完毕后,兴奋地看着外面的高成一行人,“没想到又会看到你们啊,你们是到这边来玩吗?”

    高成跟着进入现场:“呃,其实是国友先生请我过来调查灵异现象的。”

    “灵异现象?”横沟懵了一下。

    “其实这两年来国友家都有发生怪事,”高成沉声看向被摆放在落地窗边的关口尸体,“而且都是发生在每年的佛灭日当天。”

    严格来说,关口被杀的时间还不是佛灭日,不过如果不是高成提前发现,尸体的确会在国友夫妇回来后才会见到,不管怎样都已经到了4号。

    “警官,”一名警员将用证物袋装着的留言卡片交给横沟,“这是在死者衣服口袋找到的东西。”

    “哦?”横沟好奇地接过证物查看,“13年前的罪行在这里偿还……这是什么意思?这是遗书吗?”

    “恐怕又是恐吓信吧。”

    高成同样看到卡片上写着的文字。

    就关口尸体的情况来看,勒住脖子的绳圈几乎挨着阳台栏杆,自杀的可能很低,必须贴着栏杆仰头翻越到外面,简直就是杂耍般的高难度动作,一般人也没理由这样自杀。

    他杀的话,恐怕只有国友家的人才能做到。

    回头看向满脸骇然的国友夫妇几个:“关键是13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横沟神色严肃地跟着面向国友夫妇还有同样流着汗的胖管家:“国友先生,关口先生是你们的朋友吗?”

    “是,是的,”国友太太结结巴巴道,“是我高中时的同学,现在是保安公司的社长,所以……”

    “3楼入口处安装的指纹识别机也是关口先生装的对吧?”

    “对。”

    “允许我冒昧问一下,”横沟追问道,“晚上8点半到9点这段时间你们在什么地方?”

    “喂喂,难道你是在怀疑我们吗?”国友太太不满道,“我和我先生8点钟就坐车去医院了,我先生心脏不好,每个月的3日都会去看一个认识的医生……”

    “是真的吗?”横沟一张大脸逼近。

    “当、当然是真的了,绵引开车带我们去的!是吧?”国友太太转向旁边的胖管家几人。

    “老爷和夫人的确是在8点左右从家里出发的,”胖管家帮忙证明道,“我为了送老爷夫人上车,在8点5分的时候到3楼来过,那个时候关口先生还没有出事……”

    “那犯人就是留在家里的你们啰?”

    “这个……”

    “横沟警官,”高成拿着卡片证物看了一会,打断道,“还是先问一下13年前的事情吧,其实以前国友家也收到过同样的恐吓信,上面写着‘在我苏醒之前悔改你的罪行,我是第五人的魂灵’……只是来的时候赤塚管家没有细说。”

    胖管家迎上高成视线,面色又是一变:“其实,正好是13年前,也就是老爷乘坐的船沉没的那次海难事故发生的时候,以前每年这个时候老爷都会带全家一起出海旅行,可是那一次船在骏河湾那里触礁了……

    “老爷和夫人还有偶然一起坐船旅行的关口先生坐上了救生艇后得救,其他人却都就此失踪,最后连沉船都没有找到,失踪的有茂子的丈夫,当时在船上负责饮食,还有就是开船的绵引先生和他的儿子,最后一个遇难的就是在这个家里做女佣的我的妻子……”

    胖管家说着哽咽起来。

    “她是个帮了我这个管家很多忙的好太太,没想到会碰到那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