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684章 进击的服部

正文 第684章 进击的服部

    乡下村子没有城市的喧嚣,但大山间的清幽还有大宅院天然带来的厚重感,不觉多了几分寂寥,连续发生的命案也似乎蒙上了层层阴云。

    大和敢助出现了一次后就没了踪影,剩下高成跟着服部一行人继续留在虎田家,借着这个机会,高成也仔细询问了一下山对面龙尾家的情况。

    龙尾家有一位年长的老太太龙尾盛代,家主是老太太的儿子龙尾为史,然后就是孙子龙尾景和孙媳妇龙尾绫华,另外一个孙子龙尾康司已经遇害。

    和6年前去世的巡警甲斐玄人一样,龙尾景也是骑射高手,5年来也一直赢下骑射比赛拿到了庆典骑射角色,而且近年来技术越来越好,这一次应该同样会负责骑射表演。

    另外,发现龙尾康司尸体的就是龙尾景……

    高成思索着站在会客室门口屋檐下,抬头望向阴沉昏暗的天空。

    变天了……

    “也就是说,”屋内服部还在和众人分析,“被龙卷风卷上天后摔到岩石上身负重伤的虎田义郎先生,被人发现后却置之不理,导致死亡的第一起事件……

    “龙尾康司先生是被绑起来后埋在土里,头部遭受多次钝器击打致死,这是第二起事件。”

    茶桌上摆放着两张照片,分别是虎田义郎和龙尾康司遇害的照片,不管什么时候看起来都让人不寒而栗,死状倒不是特别吓人,重要的是背后的凶手还有留在血泊里的死蜈蚣。

    “这接连发生的两起事件,共同之处就是,发现尸体的都是被害者的亲人,还有不知道为什么,尸体旁边都放了一条被事先踩死的蜈蚣……”

    服部回头看向背靠着站在门边的虎田由衣:“然后就是6年前在骑射练习中坠崖身亡的甲斐玄人先生,尸体旁边真的没有蜈蚣吗?”

    虎田由衣看了看外面的高成,回过神道:“是啊,没有什么蜈蚣……”

    “虎田夫人,”高成问话道,“你之前说尸体很瘦弱吧?”

    “对,因为是饿死的。”

    “饿、饿死?”服部几人纷纷瞪眼。

    “不是摔死的吗?”

    “也算吧,从悬崖上摔下去的时候确实撞到树和石头受了重伤,白色的骑马服沾满了血,不过,死因的确是饿死,”虎田由衣静静回想道,“好像是腰骨骨折后无法站立,坠落的地方又是一整天都照不到阳光平日也没什么人会经过的悬崖正下方,我们找到他已经是一星期以后了……”

    “一星期?”服部皱眉道,“不光是人,那匹马也摔在那个地方,就没有人发现吗?”

    “我们当然也拼命找了,因为村里人都很信服甲斐巡警,警察和村里的人全体出动,连睡觉都不顾不上了,一直找了一个星期……可是当时正好是落叶的季节,悬崖底下被落叶掩埋了,知道落叶被风吹散前都没有人能看到……”

    虎田由衣面色沉重,旁边虎田繁次见状感叹道:“甲斐巡警是驻守我们村的片警,是个相当好的人,在村里听不到一句他的坏话,可惜……我哥哥义郎倒是落在了视野很好的岩石上,很容易就被发现……”

    “那时候也是村里人一起马上去找的吗?”服部追问道。

    “不是啊,被龙卷风卷走听起来有些夸张,”虎田繁次摇头道,“而且目击者还是我哥哥一个平时很喜欢开玩笑的朋友,所以大家都不怎么相信,后来开始找是因为天亮了哥哥都没有回来……”

    “开始找?”虎田由衣奇怪道,“不是你去那个山洞的途中偶然发现的吗?”

    “啊?”虎田繁次额头冒汗,支吾道,“是、是吗?”

    “城户侦探!”

    庭院外虎田夫妇找了过来,看到高成后连忙问道:“有结果了吗?对我儿子见死不救的就是龙尾家的某人对吧?”

    “关于这个,”高成头疼道,“如果康司先生被杀和虎田家的人无关,凶手就可能另有其人,因为康司先生遗体旁边也发现了死蜈蚣……”

    “死蜈蚣?”

    “不过这样也说明真的有人对义郎先生见死不救了……”

    高成迎向虎田夫妇狐疑的目光。

    “或许对方原本就打算杀害义郎先生,只是正好发生了龙卷风事件而已,虎田先生,令郎遇害前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比如说惹到了什么人之类的……”

    “这个……”

    “我还有印象,”虎田由衣帮忙说话道:“康司先生之前经常和我丈夫密谈,说什么去还是不去的……”

    “密谈?”

    “这么说的话……”

    虎田直信顿了顿,回想道:“我好像也听过,他们两个好像要去找那位独眼的大和警官,说可能会有大事发生,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服部急切爬起身跑出房间追问,“你有没有问他们到底是去做什么?”

    “没有,他们说还不能让我知道,”虎田直信回应一句,皱眉看向服部,“这位是?”

    “是我朋友。”

    高成拉住打算自我介绍的服部,这家伙还没认识到虎田、龙尾两家的紧张关系,他这个名侦探都是因此才被找过来。

    “那么,虎田先生,有结果的话我再找你谈。”

    “那就拜托你了,”虎田直信沉声道,“一定不要让龙尾家请的侦探得逞!”

    “哈?”

    服部笑容尴尬,等到虎田夫妇离开才呐呐问道:“什么意思?”

    “这是这么回事,”高成耸耸肩,“因为听说龙尾家找了个厉害的侦探,我才被请来的,你还是先别说的好。”

    “这两家人到底咋回事啊?那边也一直怀疑虎田家,”服部纳闷地擦了擦汗水,“总之我先回龙尾家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这边就交给城户你……”

    说着服部又转向和叶道:“我去一下马上回来,你就在这边等我。”

    “啊?”和叶着急道,“也带我一起去嘛!”

    “傻瓜,你跟着只会碍手碍脚!要是太闲的话还不如去买你妈妈要你带的信州大酱!”

    “这个我回去的时候顺路买就可以了啊!”

    高成跟小哀路人般站在边上看着两人争吵,最后和叶还是被留了下来,服部一个人前往山对面的龙尾家。

    这种天色还往外面跑不是个好主意,不过看服部的样子,大概也是知道不安全才把和叶留下来。

    高成嘴角微抽。

    知道危险还老把女朋友带道长野县来,也不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现在又拿他这个竞争对手当保镖……

    将和叶交给小哀,高成看向房内沉默不语的虎田由衣还有虎田繁次,等到虎田由衣单独回屋才跟上去到:“虎田夫人,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虎田由衣面色疑惑:“什么事?”

    “就是甲斐巡警坠崖的地方,我想看看现场情况……”

    “好吧,明天我带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