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685章 笔记本

正文 第685章 笔记本

    阴沉天空乌云密布,村子里刮起阵阵冷风,服部原路返回找到龙尾家。

    “康司他什么都没说,不过义郎去世后,康司好像总是很害怕的样子……”龙尾家主人龙尾为史回应道。

    “害怕?”

    “是啊,连吃饭的时候也总是嘟嚷个不停,下个说不定就是我了……会被杀掉……被诅咒杀死……这样的……”

    龙尾为史老母龙尾盛代出现在后面,背着手说道:“是憎恨我们龙尾家的虎田家代代相传的诅咒!”

    “老婆婆,”服部小心问道,“你们两家关系怎么会这么差?”

    “是因为很久以前……”

    老人想了想,突然接不上话了:“咦?是因为什么来着……小时候就一直被教训要憎恨虎田家,不过原因忘记了……”

    晚上,山里伴随着雷声唰唰下起大雨,服部不好再走山路回虎田家,只好给和叶打了个电话说要在龙尾家过夜,顺便也给高成谈了谈龙尾家的情况。

    “是啊,康司先生被杀之前好像就已经察觉到了,很害怕地说接下来轮到他,而且还说了会被诅咒杀死……我还不知道诅咒的意思,龙尾家的人好像也不清楚,也有可能是瞒着没说……”

    服部靠在房间窗户边打电话道:“还有那个甲斐巡警的事,这边说是因为练习骑射太疲劳才坠崖,好像是那年的庆典上没有射中目标才会拼命练习,甚至还有自杀的传闻……”

    “再怎么样也不会和马一起坠崖吧?”高成皱眉道,“这是那位阿景先生说的吗?”

    “是他妻子,”服部解释道,“不过,老婆婆也觉得应该不是,那位甲斐巡警是个相当优秀的人,而且也不可能会因为一次失误受打击……”

    高成默默结束通话,回到自己房里。

    可以确定的是,这次连续事件和6年前甲斐巡警之死有关,而且已经遇害的两人都是知情人,很可能还不只是那两个人知道内情。

    高成想到支支吾吾的虎田繁次。

    关键还是要知道6年前发生过什么,这些人又知道什么。

    幕后凶手的举动不是为了复仇,就是为了灭口,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后者可能性大得多……

    高成轻叹一声,钻进榻榻米上的床铺。

    破案就是这样,信息收集起来总是很麻烦,特别是这种需要证词的,不是所有人都会说真话,真真假假一个不小心就会弄错方向。

    不过,随着线索越来越多,肯定能够找出事实的真相,但一定要赶在凶手破坏之前。

    “轰隆!”雨声雷声一直充斥着夜晚,隔壁房间也就是小哀跟和叶住的房间,每一次闪电照亮房间随后都伴随着轰隆炸响。

    和叶怎么也睡不着觉,抓着被子忧心看向纸窗门,倒是旁边小哀睡得很安稳。

    “小哀?”和叶不放心地轻轻叫唤道。

    “嗯?”小哀睁了睁眼皮。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没有……”

    “你一点都不害怕吗?”和叶看着平静的小哀愈发纠结,没想到她连个小孩子都不如。

    “要是有什么异常可以大叫,”小哀打着哈欠道,“记得穿好衣服,城户会冲过来的。”

    “诶?”

    一晚上过去,翌日早晨大雨终于停歇,看起来会是个好天气,和叶顶着个黑眼圈,担惊受怕一晚却什么都没发生。

    “早。”

    高成疑惑看了看似乎没睡好的和叶,让小哀跟紧和叶后,同早起的虎田由衣一起外出离开虎田家。

    6年前甲斐巡警出事的悬崖的确有些偏,几乎没有人走的样子,如果当年底下真的有落叶盖住了尸体,没人发现倒也正常。

    “城户……城户侦探,”虎田由衣跟在高成后面,看着沉思查看的高成有些迟疑,“你和大和警官关系很好吧?因为他很少对人是那种认同的样子……”

    “其实也只见过一次而已,”高成回身问道,“虎田夫人和6年前遇害的甲斐巡警是什么关系?”

    “诶?”

    “因为总觉得虎田夫人比其他人还要在意甲斐巡警的死……”

    “甲斐巡警是个令人尊敬的人,”虎田由衣顿了顿,闭口不谈道,“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恐怕还不行,”高成没有再追问,“除了这个地方,我还有位置想去看看,就是你昨天说的那个山洞,繁次先生发现你丈夫尸体前要去的那个山洞……我想知道繁次先生到底在隐藏什么。”

    虎田由衣直直看着高成,和那名同样是侦探的服部不同,高成年轻的样貌间带着些沉稳。

    “好吧,我带你过去……”

    山顶,一处不算不太高的断壁前建了一间木屋,现场仿佛工地般,旁边还有个矿洞似的山洞,挖出的泥土石块到处都是,洞口还竖了块“禁止进入”的牌子。

    “这是……”

    “是繁次他们寻找武田信玄宝藏的地方,”虎田由衣说明道,“在虎田家仓库发现了似乎和武田信玄秘密金山有关的文件和地图后,繁次就开始沉迷于挖宝了,我丈夫和康司先生,还有阿景先生和绫华,好像也都有参与……”

    “又是武田信玄……”

    高成在山洞周围转了一圈,踩着沙土走进边上的木屋。

    门并没有上锁,不过里面好像也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东西,乱糟糟的,像个仓库改造地办公室一样。

    那位不修边幅执着于宝藏的虎田繁次倒也有几分本事,在这种山上造了这么个地方,水和电好像都有……

    高成走到桌子边,在一堆图纸间发现一个笔记本,和其他挖掘施工方面的文件不同,似乎是一本日记。

    “这个我看过,”虎田由衣忽然开口道,“我丈夫义郎以前带回过家,虽然没让我看里面写着什么,没想到居然放在这种地方……”

    “上面写了寻宝经过,好像还有交换日记,”高成一连翻过数页,“确定和你丈夫拿的是同一本吗?”

    “应该是的……”虎田由衣疑惑道,“这个笔记本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

    高成合上笔记本。

    “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笔记本上有4个人的笔迹,恐怕其中两个人就是你丈夫义郎先生,还有同样遇害的康司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