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697章 苦涩的咖啡

正文 第697章 苦涩的咖啡

    高成朝憔悴不少的染井彰吾点点头,自顾自在命案现场查看起来,因为已经有鉴识人员拍照取证,倒也不用担心破坏现场。

    进门就可以看到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倒在餐桌边,痛苦地抓着喉咙,和以往的众多案件一样,很符合氰化物中毒特征。

    桌一个咖啡杯倾倒在盘子,咖啡顺着桌子流到椅子,最后在地毯留下两滩干掉的咖啡渍。

    比较奇怪的地方是椅子位置,椅子前面两只脚都淋到了咖啡,右脚却没和地毯的咖啡印重合在一起,似乎是有人搬动过。

    而且不是等咖啡干了才搬动……

    高成仔细查看桌咖啡印,忽然推断出咖啡泼洒的时候有人就坐在椅子,并且在咖啡淋到右边椅脚并且在地摊留下痕迹时起身挪开了椅子,之后又有一部分咖啡淋到了椅子左脚。

    这个推断也符合咖啡泼洒的方向,右边短左边长……

    高成再次看向桌的咖啡杯,连带着拿起底下的盘子,发现下面的咖啡痕迹并不吻合盘子形状,把盘子拿掉才差不多,就是杯子直接倾倒的模样。

    知道第一个找过来的是染井彰吾,高成视线在向目暮说明的染井彰吾身停了一下。

    根据大叔还有公寓管理员的证词,玄关大门当时锁着,防盗链也都有挂,但破门而入后染井彰吾却是跑在前面,而且直接就找来了起居室这边。

    另外,小兰一直守在门口,并没有其他人逃走,能够动手脚的也只有染井彰吾。

    换句话说,就是因为是染井彰吾,时间仓促下才留下了不少漏洞,隐藏什么痕迹的手法相当粗糙。

    高成插着手在现场环顾一圈,径直走到了锁的阳台落地窗前。

    外面依旧下着大雨,开门后可以看到楼下就是那个停车场,正下面是他那台轿车。

    “这扇落地窗一开始就锁着吗?”高成回头问道。

    “是啊,”目暮呐呐道,“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打开检查过阳台……总之,这起案件也有自杀的可能啊,又正好是同一栋公寓……”

    “请、请等一下,警官,”染井彰吾急声问道,“也有自杀的可能……这不就是自杀吗?因为是密室……”

    “不一样,如果在密室里吊或是割腕之类的应该是自杀,但是毒杀的话就不一定了,罪犯如果带了蛋糕来拜访中目先生,在咖啡里下了毒后,又借口有急事离开,出门的时候对他说附近不太安全,让他挂防盗链,这样完成密室杀人也不是不可能……”

    目暮看过桌咖啡杯旁摆放的一盘蛋糕,相当有经验地解释一句,又朝染井彰吾问道:“顺便问一下,案发时间的6点半左右你在哪里?”

    “我吗?”染井彰吾流了不少汗,见目暮问自己,忙答道,“最近身体不太好,所以没去公司,就在家里睡觉,然后大约是6点半左右接到了毛利先生的确认电话,想起来今晚和中目先生约的是7点,就过来了……”

    “那个电话是家里的电话?”目暮继续问道。

    “不,是用手机接的……”

    “那么有人能证明你在家里睡了一天吗?”

    “没有……”染井彰吾紧张道,“难道你们在怀疑我吗?”

    “只是以防万一……”

    “啊咧咧,”柯南突然在旁边故作惊讶道,“咖啡杯碟子下面好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

    “就是咖啡翻倒的痕迹啊,一般如果是放在碟子翻倒的话,下面应该是圆形的痕迹……碟子面也没有咖啡……”

    高成从阳台走进房内,听到柯南夸张的声音一阵恶寒,眼不见为净地查看起落地窗前的窗帘。

    刚才他就有发现,两边的窗帘都是湿的,显然在染井彰吾发现尸体的时候落地窗没关。

    看着被柯南怀疑的染井彰吾,高成眉头微皱。

    趁着第一个发现尸体,仓促之下做了这么多手脚,除了本人就是凶手外,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知道是谁做的了吧?”柯南面对疑惑的目暮几个自信笑道,“咖啡干了以后能够在房间里做出这种事的,只有最早进来发现中目先生尸体的……染井社长,只有你了不是吗?”

    毛利大叔跟着盯住变了脸色的染井彰吾:“确实只有你了,你第一个进入密室消灭那时候没来得及消灭的证据,对不对?”

    染井彰吾惊慌道:“只不过是咖啡杯碟子下发现了咖啡翻倒的痕迹而已,这种东西算什么证据,我有必要特地隐藏吗?”

    “这个嘛……”

    毛利大叔自己脑袋有些卡壳,不由得再看向平时就很机灵的柯南,但柯南这会却没有继续插嘴,只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地毯的咖啡渍。

    这次不仅仅是一起杀人**,是不可能犯罪……

    “目暮警官,”高成的声音突然拉回柯南思绪,“那名女性的身份确认了吗?”

    “暂时还没有,”提到跳楼了女人,目暮感叹道,“是当场死亡,等身份确定后就会联系家属……”

    “我想,”高成余光注意到染井彰吾神色,轻声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死者的身份我已经知道了。”

    “知道了?”

    “什么死者?还有人遇害吗?”

    在场众人跟着目暮一起朝高成看过来,只有染井彰吾低下头去。

    高成没有立刻提女职员的事情,而是朝高木道:“高木警官,可以先确认染井社长公司的情况吗?最好能够找到染井社长案发时间6点半的行踪……”

    站在后面的高木愣了愣,下意识就应声跑出门:“好,我知道了……”

    目暮一对粗眉毛拧在一起,忍不住问道:“我说城户老弟,你真的知道死者身份吗?”

    “不只是她的身份……”

    高成拿了办公茶几充当笔筒的杯子放到餐桌,这才告诉众人自己的推断:“染井社长一心想隐藏的,其实是中目制作人之外另一人的存在……”

    “另一人?”

    “碟子之所以没有咖啡,是因为原本就不是咖啡碟,应该也是用来放蛋糕的对吧?只是有人把两块蛋糕放到了一个盘子里而已……”

    高成看了看深深低着头的染井彰吾,将桌盘子里的蛋糕分一块出来,顿时桌就出现了两人用点心的场面。

    “因为时间有限,染井社长只好把另一个咖啡杯里的咖啡倒进角落的花盆里,空杯子则伪装成笔筒,可是咖啡气味还是相当明显……”

    “不对啊,”目暮看着桌摆设奇怪道,“吃蛋糕的叉子只有一把……难道藏到厨房去了?”

    “如果有时间藏到厨房的话,盘子也能拿过去,咖啡杯也可以放到洗碗池里,”高成摇头道,“那把叉子现在大概还在染井先生身,对吧?”

    “因为没有时间……”

    染井彰吾些微沮丧地从怀里拿出叉子:“中目先生的尸体就在眼前,如果我不马大声喊叫的话,第一个就会被怀疑……”

    “那么,”目暮沉声道,“中目先生就是被染井先生给……”

    “是……”染井彰吾低头道,“工作我一直受他的气,所以就像警官你说的那样伪装密室自杀,走的时候我也注意到了桌子我的那份咖啡和蛋糕,我说我走之前收拾,中目先生却说有急事的话就先走,让他来收拾,为了以防万一我才回来看看,结果就……”

    “很可惜,染井先生。”

    高成突然打断道:“你不可能是犯人。”

    “诶?”染井彰吾目光颤动。

    “因为直到中目制作人喝下毒咖啡遇害的时刻,犯人依然还留在现场,而且刚才接到消息,案发时间有人在你公司附近的药店看见了你……”

    高成从回来的高木手拿到记录本,直视染井彰吾道:“就是你公司的职员,药店里的店员也能够作证……”

    “我……”染井彰吾干笑道,“我今天是去买过药,是5点多的时候,他们是不是搞错时间了……”

    “染井社长把落地窗锁,”高成加大声音严厉打断道,“是为了避免警方联想到停车场跳楼**对不对?你的那名女职员从阳台跳下去,当场死亡,就在杀害中目制作人之后!”

    染井彰吾彻底变了脸色,张着口说不出话来,眼泪忍不住喷涌而出,咚地一声跪倒在地。

    “不……不是的!舞子她是无辜的……一定是中目害的,都是中目制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