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719章 跟着去监视

正文 第719章 跟着去监视

    高成也是才看到这个嫌疑人的同事,实际上也是听说和枪有关才同高木中途插手案件,因为“射击”预告发出后,目前也只有这个案子相关。

    “其实,”高成只是看了一眼河濑透治,解释道,“目前警方也没确定阿梓小姐的哥哥就是犯人,只是因为指纹的问题想要找他谈话而已……”

    “这就奇怪了,”毛利大叔不解道,“阿梓小姐的哥哥玩的是飞碟射击,不是打猎啊,怎么会用打猎用的来复枪杀人,还留下了指纹?”

    “所以不是说了吗?”河濑透治叹道,“应该是之前他和四五个同事一起去鸟平先生家里玩的时候沾上的,那时候他非常感兴趣地摸了猎枪,还从枪口朝里面看呢……”

    “也不至于就那么感兴趣吧?他自己就是玩飞碟射击的……”

    “打飞碟用的是霰弹枪,打猎用的来复枪他应该是第一次接触,所以才很兴奋。”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问题,”大叔搞不明白地看向高成一行,“难道因为这样就怀疑吧?”

    “关键问题没有这么简单,”高成摇摇头遗憾道,“如果指纹是因为巧合的话,警方也就只会问问话而已,可是偏偏他逃跑了,而且还是非常慌张地逃离了自己的房间……”

    “很慌张?”

    “是啊,”高木在旁边老实补充道,“玄关的大门都没关,现金、信用卡和钱包都扔在那里,大概身上只带了零钱包吧,而且呀扔下的东西还不止那些,我们在他家公寓附近的垃圾场里找到了沾有飞溅血迹的衬衫,根绝DNA鉴定结果是鸟平先生的,而且钮扣上也发现了榎本杉人的指纹。”

    高成除了没有亲手调查,相关信息也都了解过,还查看过染血衬衫以及猎枪等其他证物。

    凶手并没有用什么特别手法,顶多有可能让阿梓小姐哥哥榎本杉人背了黑锅而已。

    这时河濑透治看了看手表时间,向阿梓小声告辞道:“我先回公司去了,开车要一个多小时呢,是差不多该走了,如果那家伙和你联系的话马上发邮件给我,我会说服他直接去找警察的,如果就这样逃走,被警察抓到的话也许会被硬当作犯人……”

    “好、好的……”榎本梓闻言立马上了心

    高成听力一向很好,耳朵动了动,回头目送着河濑透治离开咖啡店,朝榎本梓问道:“阿梓小姐,河濑先生和你哥哥关系很好吗?”

    榎本梓微愣着点头道:“好像是上个月开始和哥哥分到了一个部门,所以关系一下子好了起来,最近经常住在哥哥的公寓里,因为哥哥的公寓离公司比较近……”

    高成看到榎本梓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明白这个女孩很为哥哥担心,轻笑安慰道:“放心吧,我也相信你哥哥,只是在找到你哥哥的下落之前,警方还需要必要的监视。”

    “我知道。”

    因为榎本梓一直在波洛咖啡店工作的关系,高成对她也有所了解,在漫画中就是一个善良的配角,柯南世界好像还没有让这种配角出事或者黑化的习惯,顶多会卷进案件,冲野洋子就是典型的例子。

    至于榎本梓的哥哥榎本杉人,以高成自身的判断来看,被真凶设计是**不离十,而且真凶的身份高成也有了猜测。

    这种程度的案子看穿了其实很简单,真凶也不是多么难对付的人,甚至自己就露出了马脚。

    对,就是看似想帮忙的同事河濑透治。

    虽然暂时不知道这个河濑透治来找榎本梓的原因,但既然出现就注定有了漏洞,相信柯南同样也看出了问题。

    高成想着下意识和柯南对视了一眼。

    果然,这家伙又盯上这件案子了,接下来就会想牛皮糖一样跟上来,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

    晚上榎本梓下班,毛利一家还有高木几个都跟着进了公寓,高成也在一起,名义是监视加保护。

    “真对不起,”高木跟着进了屋内后有些不好意思道,“连我们警察都来打扰了……”

    “哪里,”榎本梓没有介意,摇摇头道,“反正你们也要监视的,里面外面也没什么两样,而且我也想证明哥哥不是杀人犯!”

    高成好奇看了一眼榎本梓的卧室,虽说不是所有女孩子的房间都干净整洁,不过榎本梓的卧室倒的确让人眼前一亮,风格清新,相当可爱,还有不少礼物摆放着。

    “这些都是哥哥送给我的,”榎本梓解释道,“他经常在出差的地方给我带奇怪的礼物回来,因为有的礼物实在太无聊了,所以都没拆就堆在那里了……”

    高成打量一圈问道:“你对你哥哥了解吗?”

    “当然啊,”榎本梓拿着手机翻找道,“哥哥还经常发奇怪的照片给我呢,昨天晚上就有,看……就是这张有下雪的照片。”

    高成接过手机,画面中是榎本杉人穿着棉和服在阳台上的自拍照,背后是下雪的夜晚,还配了“穿着棉和服心情愉快”的文字。

    这种无聊照片都发给妹妹,的确很奇怪……

    “昨天有下雪吗?”

    “我哥哥住的公寓在神奈川的公司那边,好像下了第一场雪,还下得很大……”

    “这就有意思了,”高成查了查发送时间,“发照片的时间是22点多,案发时间正好是昨晚的点,从神奈川那边过来开车也要1个小时……”

    榎本梓高兴道:“也就是说我哥哥有不在场证明了吗?”

    “这还不好说,而且数码照片也没法当作证据……”

    “可是发这种照片过来的人会去杀人吗?”榎本梓努力道,“而且哥哥在今天早上的电话里也说了!他平时用的是比赛专用的霰弹枪,打猎用的来复枪根本用不来!”

    高成眉头微动,抓住了榎本梓话语中的疑点:“尸体的第一发现人是今天早上旅行回来的鸟平太太,你哥哥怎么知道凶器是打猎用的来复枪?”

    榎本梓张了张口却回答不上来:“我也……我也清楚……”

    高成并没有怀疑榎本梓哥哥,而是渐渐理清了事件前后。

    实际上,凶器的确是来复枪没错,但只是被人当做棍子伤人而已,被害人也没有遭到射击,只是头部遭到重击而死。

    别说媒体早上才公布案件,具体死因警方也没有透露,只提到了凶器是打猎用的来复枪而已……

    没错,凶器是来复枪并不代表就是枪杀,可是嫌疑人却提前逃走,甚至连被害人死因都不知道。

    另一方面,作为嫌犯同事的河濑透治在言语间却暴露了被害人死因。

    “在做客时摸到来复枪,手拿着从枪口往里面看才留下了指纹”……这种说法间接肯定凶手是手握着枪柄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