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724章 毛利大叔值得托付

正文 第724章 毛利大叔值得托付

    “下一个预测是城户老弟?”警视厅还在办理榔头男案件的目暮接到高成电话时,颇为迷糊。

    “是啊,邮件上是写了下一个:城户高成,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本人发来的,”高成苦恼道,“估计这次真是恶作剧,我又不会去犯什么案”

    “笨蛋!”目暮反应过来,对着电话就是一阵大骂,沉着脸吼道,“他的意思是下一个目标是你!当了这么久侦探,难道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吗?!”

    高成移开被震得嗡嗡作响的耳朵,苦笑道:“我知道了,目暮警官,不管是那家伙利用我还是怎样,我都会注意的。”

    高成其实也很好奇,对方样怎么利用他,毕竟他可不是前面那些犯人,本身也不可能犯案。

    陷害吗?还是直接动手让他成为受害人?

    不管怎么似乎都可以解释,除非他一点不受影响。

    周五早上,尽管知道了第5次预测内容,高成却也没有宅在家里不活动。

    因为正好是什么世界幻术师演出的第一天,双胞胎姐妹都请了假,偏偏曼古诺这个时候生病,只能是他带着去了一趟宠物医院,大早上的,接着又找个新开张早餐厅美美吃了一顿,一点都不像卷入麻烦中的样子,虽然周围时常有记者出没。

    媒体好像已经知道第5个预测了,这帮家伙估计正等他出状况呢。

    高成有些脸黑的喝完早茶,才想起要把曼古诺寄养在毛利家一天,反正毛利大叔一天基本上也闲着没事,最近大部分时间估计都在楼下波洛咖啡店呆着,或者看一天电视

    糟糕,下午2点好像还有冲野洋子的连续剧,这些天一直忙着都错过好些集了,还得找大叔借录像看。

    高成忽然想到前阵子得意洋洋说要边看边录连续剧的样子。

    大叔那家伙也不知道会不会出借冲野洋子的电视剧录像,实在不行可以用这次节目中拿到的冲野洋子新电影签名照交换。

    反正他也只是单纯喜欢冲野洋子的作品而已,作为一个柯南迷无可厚非,多少有些收藏欲,却不像大叔这个老憨货一样痴迷冲野洋子。

    毛利侦探事务所,高成牵着曼古诺过来时,波洛咖啡店也早早地开了门,榎本梓还在里面忙碌,看到高成忙笑着招呼道:“早啊,城户侦探。”

    “早,阿梓小姐。”

    高成跟着打了声招呼,原本她跟榎本梓也说不上多熟,不过上次榎本梓哥哥的事情过后,榎本梓就对他多有感激,还把哥哥榎本杉人的礼物送了不少给城户侦探事务所,是小哀收的,虽然都是些无聊的东西。

    如果不是榎本梓只是在帮店主打工,他倒很想把曼古诺留在波洛咖啡店,毕竟曼古诺一般时候都很安静,不怎么会添麻烦。

    先试试毛利大叔吧,实在不行再去工藤家,冲矢昴好像不太喜欢狗,但照顾一天应该没什么。

    在高成之前,毛利侦探事务所今天已经来了以为特殊的客人,妃英理因为要坐飞机和委托人去冲绳,助手又正好生病,只好把自己的爱宠五郎带过来交给小兰照顾。

    话虽这么说,毛利大叔在看到妃英理的俄罗斯蓝猫后还是发了一通脾气:“照顾?你们去上学了,能照顾它的不就是我吗?”

    “那么五郎就拜托拜托爸爸了。”

    小兰一点也没有辩解的意思,因为上学就要迟到,不好意思笑了笑便匆匆跟着园子下楼,却又在楼下遇到悠哉牵着曼古诺过来的高成。

    “咦?”园子见鬼般看着高成,“你还会出来遛狗吗?”

    高成尴尬道:“不是啊,我这几天正好有事,曼古诺又生病了,就想把它在这边寄养一天”

    “啥?”毛利大叔正好从办公室探出头,看到高成瞪眼道,“你倒是真会想!”

    “我顺便把洋子小姐的新电影录像带还有签名照带过来了”

    “哼。”

    毛利大叔一脸不情愿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高成离开的背影默默抽起了一根烟。

    “为什么我这个名侦探要照顾一只猫,还有一条生病的狗?”

    “其实很简单的,”柯南背着书包给小猫准备的猫砂盆,又摸了摸曼古诺的棕色长毛笑道,“曼古诺可以躺一天,只要别让五郎跑出去就好了”

    “是吗?”毛利大叔挑了挑眉毛,看向柯南道,“那你来照顾好了。”

    “啊?”

    “逃课就是了,我同意了。”

    “呵呵”

    高成一身轻松地离开了毛利侦探事务所,对曼古诺很放心,大叔虽然有些不太靠谱,但既然要照顾猫,顺便照顾曼古诺也不是难事。

    接下来就是

    对了,好像说了要带小哀去看那个幻术表演。

    高成还想着可以专心做自己的事情,差点忘了小哀,周五有两场表演,上午一场,晚上还有一场,但门票肯定早就卖光了。

    怎么偏偏就忘了呢?都怪那个什么先知

    高成着急地抓了抓头发,打了几个电话,得知果然已经没有余票,别说今天,连明后两天的票也没了。

    这个什么幻术大师的演出在国外本来就一票难求,在日本崇洋媚外现象可一点都不少见,双胞胎姐妹也是好不容易才抢到周五上午场的普通票。

    找了好几个客户都没有结果,高成也不好为了演出票找神通广大的铃木家帮忙,只好琢磨着另外想想办法。

    反正小哀对幻术表演估计也不怎么敢兴趣,还不如多买几件衣服。

    高成想起去日卖电视台路上看到的一家服装店,橱窗里毛茸茸的红色圣诞套装就适合小哀,小哀好像也很喜欢红衣服。

    思绪重重地回到侦探社,高成正要上楼,却发现一个戴着奇怪墨镜的金发青年站在办公室门口,似乎正好在等他,伸手自我介绍道:“我是幻术师安第斯,初次见面,城户侦探。”

    高成迷惑地同金发青年握了握手:“幻术师?”

    “其实您应该也听说了,我这次要在日本进行3天的演出。”

    青年优雅地跟着高成进了办公室,在沙发坐下时也依旧保持着绅士风度,却没有注意到高成脸上的尴尬。

    老实说,高成除了知道有幻术演出,连演出幻术师的名字都不清楚,也没想过本人会找上门来。

    给青年倒了杯茶水,高成同样坐下道:“抱歉,其实我现在因为一些原因暂时没法接委托”

    “我知道,是新闻里提到的先知对吧?”青年镇定地从怀里拿出几张门票,“我也只是想邀请城户侦探观看演出而已,算不上什么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