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787章 来自长野县的委托

正文 第787章 来自长野县的委托

    年后,高成又多了一件仿佛毛毛虫般的连帽外套,但也只能当家居服穿穿,反正他是绝对不可能穿出门。

    除此之外其他都很惬意,尽管没有新的委托,生活也还是非常充实,特别是园子成了事务所常客,偶尔甚至留宿和小哀住到了一起。

    只是……

    高成始终没能和园子确定关系,一直维持着这种略显诡异的状态,直到一月过去才恢复正常,但他也失去了被照顾的安逸生活。

    二月初,阿笠博士到山梨县参加新发明发表会,高成闲着无聊,跟去体验了一番,回家发现小哀竟然跟着小兰一行人去了铃木家别墅。

    自从小哀来了后,他还是头一次一个人在事务所过夜,总觉得怪冷清,特别是当天晚上还下了一场雷雨,看电视也没了滋味。

    好在也没让高成闲着,第二天事务所就来了新的客人,大和敢助警官还有已经复职的上原由衣大老远从长野县开车到东京,还带了一盒长野特产牡丹饼。

    可惜因为在山梨县吃了太多甜食,高成到底也一口没吃,默默地把牡丹饼收了起来。

    “这条近路还真难走……”

    漆黑的长野县森林里,一辆轿车艰难行驶在崎岖的土路上,周围安静得吓人。

    一路上都在颠簸,高成头都有些昏了,看着前面沉默开车的大和敢助忍不住开口问道:“都到这里了,总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谜题了吧?”

    “先入为主的观念会扰乱推理,”大和敢助慎重道,“我们就是想让你亲眼看一下现场才特地开车到东京去接你。”

    “呃……”

    高成嘴角一抽。

    难得有这种待遇,他还以为自己面子这么大呢……

    轿车最后停在森林里一幢老洋房前面,也不知是什么人会在这种地方建别墅,看起来还很气派。

    “这里以前被称为希望之馆,直到三年前为止,”上原由衣看着老楼房说道,“三年前有个女人的尸体在这里被发现,就变成了死亡之馆。”

    楼房有两层,门口还有花园,两名警察背着手守在玄关大门边,明亮的灯光驱散了些恐怖氛围。

    高成跟着进入别墅,首先就是两层掏空的中庭,边上有着楼梯上楼,看起来格外不错,尽管位置有些偏,一般人也建不了这样的房子。

    “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了,”大和敢助说道,“不过以前这幢房子前面还有公交车站,交通也算是比较方便的。”

    “这里之前怎么会被称为希望之馆呢?”高成问道。

    “建造这里的有钱人因为这里旧了就搬走了,只剩下一些认为自己满腹才华但没钱的年轻人住在这里,房租几乎等于免费,他们能在这里住到自己梦想实现的那一天……”

    “是啊,偶尔会回来的那个有钱人也是个好人,可惜他在刚刚把产权转让给那些年轻人就病死了,”上原由衣说道,“那些年轻人在两三年后也纷纷独立离开了这栋房子,五六年前开始就只剩下一对夫妇,妻子就是三年前尸体被发现的女人,丈夫也在这次丧生……”

    “喂,由衣,”大和敢助直接上楼道,“给城户侦探看看那些人的照片。”

    “好,一共有6人,演员翠川尚树先生,时尚设计师山吹绍二先生,cg画家百濑卓人先生,还有音乐家直木司郎先生,最后就是那对夫妇,插画家明石周作先生和家小桥葵小姐。”

    高成接过照片看了看,抬头问道:“然后呢,现场是什么?”

    “就是二楼这个房间。”

    大和敢助在二楼站定。

    “最初发现的时候,那辆堆满纸箱的推车就堵在门口,里面都是书,塞得满满的,因为朝外推才能打开门,里面的人出不来,结果被活活饿死了。”

    大和敢助开门而入,神色严肃道:“还有更可怕的,就是房里的这面赤壁了。”

    高成看清了房内情况,立马就进入了状态。

    不管怎样,大和警官亲自去东京请他就说明了事情的重要性,毕竟大和警官本身就是能力相当强的刑警。

    进门就可以看到旁边墙壁上一片鲜红,涂满了红色的喷漆,看起来就好像血墙一样,非常醒目,角落还有疑似死者的签名,就是那位插画家的名字。

    房间不大,看上去是间画室,角落放着一些画板画架,还有一张摆放工具颜料的桌子,只是不管是画笔工具还是颜料全都消失不见,整个房间只剩下“赤壁”下红色的喷漆罐。

    另外非常引人注意的就是背对背摆放在房间中央的黑白两张椅子,白色椅子朝向“赤壁”,黑色椅子则朝向另一边的白墙。

    高成走近查看,发现两把椅子都钉死在地板上面。

    “遗体被发现的时候就是坐在这个白色的椅子上面朝红色墙壁。”上原由衣说明道。

    “这些确定是被害人留下的死亡讯息吗?”高成回头问道。

    “应该没错,我们在这个房间里发现了窃听器,应该是犯人用来判断被害人是否已经死亡,既然窃听器还在说明犯人没有再来……”

    “还有其他线索吗?”

    高成蹲到墙边查看签名。

    单独看案发现场很难得出什么结论,特别还是他最讨厌的暗号解谜,相当抽象。

    如果对被害人本身不清楚根本理解不了。

    “只有这个签名是被害人咬破手指流血的血书,”大和敢助拿出一份日期表格说道,“那六个人的名字读音都有颜色,所以这些人平时似乎也用颜色来相互区分,除了在各自房门上贴不同颜色贴纸外,做饭值日表上也是用颜色代替名字。”

    “原来如此……”

    高成仔细对照表格想了想,发现插画家明石周作是红色,演员翠川尚树是绿色,家小桥葵是蓝色,时尚设计师山吹是金黄色,cg画家濑卓人是桃色,音乐家直木是白色。

    “也就是说被害人在用颜色暗示犯人吗?”

    “事实上,其他几人我们都在案发后陆续问过话了,”大和敢助脸色不大好看,“我们假装说门把上有他们的指纹,来试探他们的反应,原本以为反应怪异相当可疑的白色音乐家直木,隔天就遭到了杀害,坐在椅子上面朝一面涂红的墙壁,问话的当天晚上被什么人勒死……”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犯人在剩下的那3个人里面,墙壁被喷成红色,还有被害人坐在椅子上身亡,我们只对他们提及过。”

    高成被说得头有些乱,所幸拿出纸笔进行整理。

    情况他是大致清楚了。

    可是事情的发展有些离奇,在警方试探过的隔天,遭到警方怀疑的其中一人遇害,现场居然模仿第一起事件的案发现场,而且凶手因为没回过这边,只是通过警方的说法进行布置。

    犯罪心理学……

    不管什么时候,犯罪心理分析都特别有用,几乎每个名侦探都是这方面的专家,高成也习惯于从犯罪心理着手。

    从别墅这边的情况来看,如果是用颜色指代犯人,红墙与白墙相对,结合黑白椅子还有被害人面朝红墙,“白色”音乐家直木也难怪会被怀疑。

    但之所以隔天被杀,说明直木身上有能够威胁到真正犯人的关键线索,直木反应怪异也很能说明,而且在警方离开后很可能私下联系了真凶。

    然后是犯人,模仿现场有两种可能,挑衅警方,或者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混淆警方视线。

    一般来说犯人会尽量避免被害人死亡讯息遭到破解,如果是后者的话,就说明犯人复制“赤壁”能够阻止讯息破解……

    高成手指放到眉头上。

    闲了这么久,才动工就面对这么麻烦的解谜,要是小哀也在就好了,多少能帮忙分担一下,还有柯南……

    察觉大和敢助两人都盯着自己,高成轻咳一声,看向靠近天花板被打碎玻璃的一扇小窗户道:“那边是怎么了?”

    “是从里面打破的,被害人好像是从那个洞里把所有的作画工具还有喷漆之类用来上色的作画材料扔了出去。”

    大和敢助解释一句,脸色不变地问道:“怎么样?能够弄清楚赤壁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