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804章 你有在听吗?

正文 第804章 你有在听吗?

    正讲得兴起的毛利小五郎不得不走下台,尽管周围宾客还是送上了热烈掌声,大叔还是有些抱怨。

    “哎呀,”浦井夫人笑道,“老公也是的,跟真的死了一样”

    大叔脸上没笑容,蹲到浦井垂人身边后,按照程序抬起手腕查看手表道:“唔,推测死亡时间是19点54分如果我常年累积的侦探直觉是正确的话,犯人一定”

    “浦井社长不是在演戏”

    高成突然打断大叔,在浦井夫人意外注视下查看起浦井垂人脉搏。

    “他已经没有心跳了。”

    “啊?”大叔还没反应过来,下一刻重新看向嘴唇开始发青的浦井垂人,大惊道:“真、真的死了?!”

    浦井夫人笑容僵住,慌张道:“喂喂,开玩笑的吧?”

    “死因,氰化物中毒。”

    高成回头淡淡看了浦井夫人一眼。

    既然没有征兆就说明在宴会之前就有了杀机,绝对的谋杀。

    案发时在浦井社长身边的除了小兰几个,就只有这个浦井夫人,而且见到浦井社长倒地后的反应也很奇怪,正常来说就算知道是演戏也应该配合丈夫才是,可是刚才不仅主动说破是品表演,还笑呵呵地当面提醒大叔配合。

    高成默默看着地上瞪着眼睛张大口的浦井社长,死状可谓凄惨,悲哀的是竟然还被当成了开玩笑,最后一刻肯定相当绝望,虽说毒性发作迅速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

    这位胖社长和他才见过两次面,为人怎样其实也很难进行判断,不过在他面前还不错,和善宽厚,至少接人待物方面没有问题,答应帮他准备礼物时也很利索。

    当然,商人肯定不能单方面看待,人的多面性也注定了不单纯,浦井社长在商场上、在公司还有在家里是什么作风还值得调查。

    通常来说,一般谋杀犯都可能是家人、同事或者各种意义上的竞争对手,警方调查也是从社会关系方面入手。

    现场最可疑的无疑是浦井社长枕边人浦井夫人,不管是社会关系还是作案时间都值得调查。

    问题是

    高成微微皱起眉头。

    案发时间毛利大叔上台发言,浦井夫人那个时候一直在帮小兰看手相,到底是怎么动的手?

    “去世的是浦井垂人先生,53岁,浦井食品公司的社长,也是这个派对的主办者,氰化物引起的急性药物中毒”

    杯户城市酒店出警的依然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目暮带着佐藤还有高木赶到现场,看到边上的高成还有毛利小五郎一行,内心毫无波动。

    “浦井社长出事的时候只有小兰、柯南、小哀,以及浦井社长夫人,也是浦井食品公司副社长的浦井星江女士,对吗?”

    “嗯,”浦井星江点头道,“正好是毛利先生上台致辞的时候,我丈夫突然大声惨叫后倒下,就再也没有动过”

    “那时候在浦井社长身边的就是夫人你吧?”

    “是的我在给小兰小姐看手相?”

    “手相?”

    “是这样,”小兰帮忙作证道,“夫人两只手捧着我的手在看,所以”

    “也就是说不可能用手拿有毒的东西被被害人吃了,”目暮沉吟一声夫人朝小兰问道,“那个时候夫人有没有对浦井社长说过什么话?比如让他喝点东西或者吃东西之类的。”

    小兰摇头道:“没有,夫人只是说她在早上社长起床之前给他看过手相”

    旁边柯南看了看保持沉默,看起来很平静的浦井夫人,插嘴道:“可是小兰姐姐,夫人当时不是还说了你有在听吗这句话吗?”

    “在听吗?”目暮面色疑惑。

    “是,”小兰回想起来,连忙解释道,“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说我呢,结果是在问社长。”

    浦井夫人跟着道:“因为毛利先生难得发表一次致辞,他居然在发呆”

    柯南目光更深邃了些,朝目暮警官说道:“可是那个时候浦井社长的回答有点奇怪,没有说在听或者没在听,而是说嗯,大概”

    “我丈夫一定是心不在焉,才随口回答了一句吧,”浦井夫人余光看向柯南,无奈轻叹一口气闭眼道,“因为原来预定在毛利先生致辞之后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就是和我离婚,把公司一分为二。”

    “离婚?”

    “是啊,浦井食品的规模已经很大了,我经常就经营方针问题和我丈夫发生冲突,这也是没办法,虽然他有哭着请求我重新考虑,说什么即使公司分了也不要离婚,没有我没法生活之类的”

    高成没有闲着,已经通过小哀了解过案发时的情况,特别是浦井夫妇两人当时的状态,可惜小哀当时注意力不在两人身上,没发现什么异常,倒是从园子这边得知了不少关于浦井夫妇的八卦。

    包括浦井社长每年派对都喜欢表演节目让宾客大吃一惊,还有浦井夫妇的过去。

    两人分别是研究酸味和甜味的行家,而浦井社长是出了名的讨厌酸味,之前还因为吃了酸味蛋糕卧床不起。

    另外,夫妻两人都曾经在食品大赛中得过奖,而且浦井夫人还是浦井社长在点心学校时候的学生。

    高成奇怪看了眼园子问道:“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这天生就是当侦探的料啊。

    园子红着脸扬了扬手:“没什么啦,都是听人说的”

    因为会场入口外已经聚集了不少闻讯而来的记者,出于名誉考虑,浦井夫人主动要求到后面的工作人员专用的房间去检查搜身,只是和佐藤一起离开的时候,意外绊到了脚,将放在长桌上的一杯杯柠檬饮料撞到地上,杯子打碎的声音再次引起全场注意。

    高成顺着看向长桌对面似乎崴到脚被佐藤扶起的浦井夫人,目光微凝,忙拉住第一时间想要收拾的工作人员。

    好几个杯子摔碎,满地碎片,饮料也流了一地,桌上还有杯子倾倒,饮料顺着桌布流下来。

    刚才因为有桌布遮挡,看不到浦井夫人做了什么,不过有佐藤警官在边上应该也做不了太大的动作。

    高成蹲到碎片边,还特地掀开桌布看了看,这时一名宾客突然迟疑着向目暮说道:“那个,警官其实我有看到,这位先生之前有和社长悄悄说什么,案发的时候也很奇怪”

    “嗯?”

    目暮呆了一下,寻找线索的高成也跟着愣了愣。

    “不是吗?”宾客转向边上一位服务生道,“那个时候还是你带这位先生去后面的房间,我记得正好是关灯的时候,社长出事前你正好也经过那边”

    服务生惶恐起来,连忙看向高成:“可是他是”

    “你该不会知道他就是名侦探城户高成吧?”目暮看着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举报者无语一句,塌着眼皮转向高成问道,“然后呢?总是正好出现在案发现场的城户老弟,为什么你也跟着到参加派对了?”

    “是浦井社长邀请我过来的,”高成抓了抓头发,“不过这次的主角是毛利大叔,我只是正好过来,顺便请浦井社长帮个小忙。”

    “小忙?”

    “啊,没什么,是和案件无关的事。”

    高成匆忙打断想要解释的服务生,回归正题道:“警部,这个案子关键是怎么下的毒,就我看来,自杀的可能性很低。”

    “已经排除自杀了吗?”目暮一脸懵逼,他还以为自杀的可能性最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