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855章 凶手是儿子

正文 第855章 凶手是儿子

    若松家。

    “那么,切年轮蛋糕的是谁呢?”目暮问道。

    “是、是我,”可爱的年轻女佣焦急回话道,“不过是佐竹小姐帮我把蛋糕盛放到碟子里,也是她说把蛋糕切成8等份的”

    “8等份?”

    “5位客人、夫人、育郎先生以及最喜欢吃甜品的椎名董事,一共8人份。”

    佐竹小姐是给社长当秘书的佐竹好实,三七分飒爽中短发,戴着文员眼镜,加上一身职业装,看起来是个干练的职场精英。

    面对警察的问话,佐竹解释道:“年轮蛋糕是董事买来的,要是分再多份就切得太小了。”

    佐竹口中的是位大鼻子方脸中年人,眯着眼睛,浓浓的眉毛,很有气势,今晚和若松公司首席设计师藤波纯生一同前来遇害的社长家拜访。

    “去世的社长和我都很喜欢那家店的年轮蛋糕,所以每次来都会买,”椎名董事说明道,“今天我和藤波一起来的时候,就顺路去了一下那家店”

    旁边服部和柯南盯着现场一行人,眉头紧锁。

    明明犯人就在眼皮子底下杀了人,却抓不住马脚

    几乎每个人都有机会下毒,重要的怎么让遇害的社长儿子育郎先生拿到有毒的那块。

    最后还剩下两块,育郎先生又特地挑了较远的一块,事先根本没法确定。

    现在知道的就是,若松家刚好没了酱油,女佣出门去买没能及时做饭让育郎先生肚子很饿,知道这个食欲旺盛的笨蛋少爷肚子饿的,只有夫人、秘书佐竹还有女佣。

    另外家里人都知道笨蛋少爷喜欢用手抓蛋糕吃

    难道被下毒的其实不是蛋糕?

    服部摸起下巴思考。

    的确,被临时溶解的胶囊可能只是为了混淆调查

    “所以呢?”柯南忽然问道,“城户那边怎么说?”

    “说是现场的瓷砖利用了诡异斜方效果,其实每块瓷砖颜色都一样,所以犯人应该是交换了瓷砖位置,等鉴识人员检查后应该就能知道社长的死亡讯息吧,问题是”

    服部皱了皱眉头,不太理解道:“城户那家伙说案件可能没有结束,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家伙明明都不在这里。”

    “是想说凶手有什么阴谋吧。”

    柯南还在思考这次的案件,如果真的只是交换了瓷砖,找到死亡讯息应该没什么问题,到时候就能知道凶手是谁。

    但犯人下毒的手法依旧是个问题,两次事件的犯人是不是同一个也依旧不确定。

    “有毒药反应的之后沉淀着胶囊的那杯红茶,而且含量也非常少,应该是将毒药用完后为了消灭证据才扔进红茶里”

    “可是如果说只有育郎先生吃的蛋糕有毒,罪犯要怎么才能让育郎先生挑选那一块,只有二分之一的概率”

    “还有一种可能,”柯南抬起头说道,“红茶里的胶囊只是幌子,育郎先生在之前手里就沾到了毒药。”

    服部扭正帽子,眼里带着渴求真相的明亮目光:“我也是这样想,再调查一次吧!”

    不管怎么说,就在案件现场的他们绝对比高成要有利得多,不能浪费这个机会

    若松社长书房,自从社长去世后,一直是暂代社长的夫人工作的地方,在警方调查的时候,夫人始终和众人在书房等待,即使其他人出去配合调查,夫人也依旧留在房里忙自己的工作。

    作为公司的副社长,夫人似乎没怎么因为继子笨蛋少爷的遇害而伤心。

    “截止这个月底的设计委托已经排得满满当当了,居然还碰上育郎出这种事”

    若松夫人翻看了一边桌上的文件资料,朝女秘书说道:“干等着也不是办法,佐竹小姐,你能给我看一下发到这台电脑上的文字设计吗?”

    “啊,好的!”秘书佐竹连忙帮忙操作办公电脑。

    “这样不就可以了么?”椎名董事几人跟着凑到电脑前查看设计文档。

    “也已经满足委托人的要求了。”

    电脑上是字体从大到小排列的“若人的酒”文字,看得若松夫人有些眼酸,忙用手揉了揉眼角。

    “副社长,不要紧吧?”秘书担心问道。

    “如果是眼睛疲劳的话,”设计师藤波拿出一盒眼药水道,“要用我的眼药水吗?我刚买,还没用过。”

    若松夫人欣然接过眼药水:“那就借我用一下吧。”

    “夫人一定是太累了,今天发生那么多事”

    “是啊。”

    这时,警察来叫众人到案发现场的客厅集合,若松夫人询问道:“我可以留在这里吗?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这个”

    “副社长很累了,而且那个时候她一直坐着,根本就没有靠近过育郎先生吃的年轮蛋糕,去客厅重现现场的话,也用不到她吧?”

    目暮颇为无奈,本来就是靠自愿进行的现场调查,也的确没有强行要若松夫人配合的理由。

    轻井泽。

    高成看过服部发来的现场照片,托盘内剩下的圆环状年轮蛋糕八分之一,顿了顿,又找上原由衣要了一份案件报告仔细查看。

    的确,最开始发现社长尸体的是女佣没错,把若松夫人叫到现场后又根据夫人的指示去叫救护车还有警察。

    不过女佣好像根本没进过浴室,唯一靠近过尸体的只有若松夫人。

    “去书房用固定电话打吧,手机在这里有时候会没信号啊,对了,我会去告诉育郎,他应该还在房间里睡觉我不想别人看到我丈夫这个样子,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根据女佣的证词,若松夫人当时是这么说的。

    等女佣打完电话后回到浴室的时候,看到育郎搂住社长父亲在哭,也是那个时候,地上的血字消失不见。

    也就是说能够动手脚的只有若松夫人和社长儿子,若松夫人的可能最大。

    当时若松社长本来就才对浴室瓷砖进行最后的更换,现场交换位置也很方便,甚至可能都用不到工具,警方也很难察觉问题。

    当时包括若松夫人在内的椎名董事几个都在客厅打牌,因为社长留下众人说之后有重要的事情要说,等了两个小时左右,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唯一有可能犯案的之后女佣还有社长儿子,可是因为社长的钱包不知所踪,凶器也没有找到,再加上发现了外部侵入的痕迹,警方便按照外部人员犯案这条线索继续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时候不只是大阪老家的浴室要改建,轻井泽别墅也有计划改建,只是因为现场保护才暂时没有动工,这个时间也不会太久。

    高成放下案件报告。

    以他个人的推测来说,杀害社长的凶手很有可能是那个少爷,而若松太太选择了进行包庇。

    这种情况他来柯南世界经手的第一个案子就是,比较特别的就是若松夫人和社长并没有血缘关系。

    而现在,偏偏在服部他们上门的时候,社长儿子遭到了毒杀

    “城户!”大和敢助在别墅里面沉声喊话道,“那个社长的死亡讯息找到了,是三个英文字母n,凶手是儿子!”

    “儿子?!”

    高成又看了一遍案件资料。

    这样的话,东京那边的案件就有两种可能了,一种是仇杀,另一种就是共犯杀人灭口,或者两者同时存在。

    虽然还有很多细节信息缺失,不过他大致已经看到了真相。

    “我知道犯人的真正打算了。”高成朝还在沉思的大和敢助几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