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856章 第4个侦探

正文 第856章 第4个侦探

    “什么?”东京,服部两人接到高成电话后立马瞪大了眼睛,“n?!你确定吗?”

    “不会有错,”高成看了看边上的大和敢助,继续电话联络道,“具体情况等会再说,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若松夫人有可能会在育郎先生之后遭到杀害,现在只有你们能够阻止!”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服部柯南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同时脸色一变地看向书房方向。

    “那么,”目暮最后带上书房房门道,“我会让两名警察在房间门口待命,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请告诉他们。”

    “好的。”

    若松夫人疲惫地看着目暮离开,房门关上后周围顿时冷清下来,沉默一会,若松夫人脸上疲惫消失,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等等!”

    服部柯南突然同时打开房门冲进书房,和笑容僵住的若松夫人面面相觑。

    就在刚才,他们已经让鉴识人员检查过被害人手指可能会碰触的地方,结果在被害人房间外的门把手上找到毒药残留,而且犯人还不小心洒到了地板还有自己的拖鞋上,正打算让警察对大家的拖鞋进行检查。

    服部塌了塌眼皮。

    “城户那家伙搞什么鬼,怎么想这位夫人都”

    “应该说是包庇罪吧,”电话里高成声音继续响起,“或者还有其他罪行,但凶手不是她。”

    “哈?”

    服部打开免提,闷着脸吼道:“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啊?!”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会有人寄那封信给你,还特地在大阪若松家提示瓷砖交换的秘密,又为什么正巧在你们上门的时候发生命案,或者说犯人明明事先就知道有侦探上门,却还是要杀害育郎先生”

    高成揉了揉耳朵解释道:“有两种可能,寄信人希望你能够找出杀害社长的凶手,寄信人希望你能够阻止育郎先生遭到杀害,这些前提是寄信人不是杀害育郎先生的凶手,也就是你们所想的,若松太太杀了人。”

    书房内笑容僵住的若松夫人脸色渐渐变成呆愕,其他人也纷纷聚集过来。

    “怎么了?不是要还原现场吗?”椎名董事疑惑道。

    和叶听到声音追问道:“是城户打来的电话吗?”

    “城户?”秘书、女佣几个神色茫然,“城户是谁?”

    “就是和我爸爸齐名的城户高成啦,”小兰笑着解释道,“城户学长到轻井泽那边去调查若松社长遇害现场了。”

    “哼。”毛利小五郎不满地拉长脸。

    都跑到轻井泽了,还来插手他的案子

    “把若松太太想成杀害育郎先生的凶手,表面上看起来的确没错,因为社长遇害现场就是她动手脚包庇了育郎先生,恐怕当时就拿着凶器躲在现场”

    高成的声音透过电话在书房清晰传响,仿佛将众人带回了第一起事件现场。

    “若松太太不知道因为什么,不但支开女佣后隐藏了死亡讯息,还趁机让育郎先生抱着社长尸体哭,这样身上有血迹也不会遭到怀疑,凶器当然也是另外处理掉了,事后决定对浴室进行改造,彻底消灭痕迹,没人会想到那种其实是利用了视觉欺骗的瓷砖”

    服部皱眉道:“你不在这里可能不清楚,我们已经找到线索,凶手在育郎先生门把手上洒了毒粉,好像自己拖鞋上也沾上了,只要检查一下大家的拖鞋的话”

    “偷偷换掉就可以嫁祸了。”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能做到这种事情又不被怀疑”

    “在厕所外啊。”

    高成在别墅洗手间内查看道:“轻井泽别墅厕所里另外准备了拖鞋,我想东京那边应该也是这样吧?而且最重要的是,既然育郎先生喜欢用手抓蛋糕吃,正常来说,事前都有可能去洗手,哪怕只有一次,都会导致犯人计划失败

    “或者说育郎先生从来没有这种习惯?”

    “这”

    服部脸色变了变,顺着看向若松家众人。

    “对了,”和叶想起来道,“那个时候我和小兰去厕所,育郎先生正好从厕所出来,然后就去客厅了,还问我们说我听到椎名先生的声音了,他有带年轮蛋糕来吗?,而且是一边擦手一边说的!”

    “怎、怎么会这样?”服部和柯南对视一眼,脸上渗出汗水。

    “不就是说下毒的还是蛋糕吗?”

    “可是那时候托盘里还有两块年轮蛋糕,大小和形状都一样,要怎么才能让那个笨蛋少爷让育郎先生拿到呢?真的有这种方法吗?”

    “当然有啊。”

    高成拿着手机笑道:“难道你们忘记了吗?已经被使用了好几次的视觉错觉,只要同样将两份年份蛋糕按照当时的情况摆出来就知道了,育郎先生之所以选第二块的原因。”

    “加斯特罗错觉,”旁边一直沉默的诸伏高明恍然说道,“城户侦探说的是100多年前一个叫加斯特罗的心理学家发现的错觉现象吗?的确,因为年轮蛋糕是环形,八等份的两块平行摆放的话,即使大小相同,也会因为内外弧线长度不同产生对比,结果就是内侧那块看起来比较大”

    “嘛,差不多是这样”

    高成神色微怔。

    他只是通过思维空间将案发现场进行了还原分析而已,事实才是判断依据。

    “总之,能够使用这个方法的,只有切蛋糕的女佣,装盘的秘书,还有当时站在托盘旁边的设计师藤波以及椎名董事。”

    高成目光凝实道。

    “而且只有没有靠近过的若松夫人会被警方排除嫌疑,同时也会被你这个高中生名侦探怀疑,我想,真凶大概还会隐晦提醒你门把那里有毒,引导你将目标指向夫人,这也是要特地在今天动手的原因。

    “看你们刚才慌张的样子,若松夫人是一个人留在房里吗?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大概很快就会被自杀,说不定遗书也有准备妥当,虽然我还不清楚犯人到底要用什么方法,但恐怕也是让夫人自己中毒而亡吧。”

    “你是说这次的凶手是那个寄信人?”服部看向书房内已经脸色发白的若松太太,“到底是为什么?”

    “复仇加灭口,”高成平静道,“当然只是我的猜测,不过,若松太太恐怕自己也不想育郎先生继续活下去,这样就可以解释分蛋糕时故意远离的原因,或许育郎先生的死早就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知道?!”

    服部眉头连连跳动。

    拜托,城户这家伙怎么这么清楚?明明不在现场

    该不会就躲在什么地方吧?

    服部狐疑地左右看了看。

    “很奇怪不是吗?”高成继续道,“凶手怎么就清楚瓷砖的事情,明明都没到过现场,却似乎知道育郎先生就是杀害社长的凶手,要么是凶手自己查出真相,要么就是有人透露给了凶手。”

    服部看着脸色难看冷汗直流的若松夫人,也用不着进行验证。

    凶手到底是谁?!

    目暮忍不住开口问道:“城户老弟,凶手到底是”

    “嫌犯有4个人,但能够安排客人到访时间,并且让人数刚好满足能够让年轮蛋糕八等分的人,”高成看了看手表时间,“只有一个人。”

    “秘书佐竹小姐?!”

    现场众人除了若松夫人外,全部僵住了身体,就连一直镇定的秘书佐竹瞳孔也骤然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