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857章 大怪兽哥美拉

正文 第857章 大怪兽哥美拉

    轻井泽,高成随着现场取证的鉴识人员一起走出若松家别墅,感受到夜晚的凉意,紧了紧领口。

    远程推理终究并无毫无缺陷,如果不是考虑到凶手可能连续犯罪,他也不会在没有百分百把握的情况下将自己不成熟的推理直接说出来。

    不过看电话对面的反应,侥幸没有出错,不得不说一分钟模式的思维空间真心好用,即使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菜鸟侦探,也依旧能够得到不少帮助。

    “城户侦探,”上原由衣叫住门口的高成道,“要我送你回东京吗?”

    高成回过头:“啊,不用了,我明天自己坐车回去就好。”

    “可是东京那边的案子不是还结束吗?现在也还没有证据”

    “关于这个”

    高成顿了顿,朝上原由衣几人笑道:“即使没有我他们也会找到的,毕竟他们也不是普通侦探,凶手留下的手脚逃不过他们眼睛。”

    “既然这样的话,在长野县玩两天怎么样?”上原由衣眼睛亮道,“我们署里的同事也早就想见见传说中的名侦探了”

    “这个”

    “她们好像准备了很多活动。”

    “她们?”

    “没错。”

    东京若松家,服部和柯南抓住了秘书佐竹小姐的破绽。

    “你的铜制手表就是不可动摇的证据!”服部肯定道,“大概是你在给若松夫人布置陷阱是,不小心让毒粉洒到了手腕上,在去厕所用水洗手的时候,氰化钾遇水和手表发生氧化还原反应,原来手表上的锈斑就都被洗掉了”

    “所以担心被发现异状的你一直用袖口遮着手表对吧?”

    “还是被发现了啊,”原本就感觉不妙的秘书佐竹抬起手腕,看向反光发亮的手表,情绪反倒平静下来,“没想到爸爸给我的手表居然出卖了我”

    “你是社长的女儿?”

    “我是爸爸第一次婚姻时的女儿,最开始进这个公司本来是打算弄垮这个抛弃了母亲的男人的公司”

    佐竹默默地抬起头:“渐渐的,我发现他只是个热衷于工作,却不善于表达感情的可怜人,而且一开始他就知道我的身份,本来还打算在轻井泽的别墅里公布这件事的,可是那天却被育郎杀害了,证据也被副社长湮灭”

    “那么,”目暮问道,“就像城户老弟说的”

    “是啊,夫人把真相写到了一封信里,让我放到保险箱,说是万一她出了什么事就交给警察,不过她每天晚上都会查看信封有没有打开过”

    佐竹看向书房沉默不语的若松太太。

    “这个女人大概早就想杀了育郎吧,之所以包庇育郎也是因为自己侵吞公司公款的事被育郎发现了,那封信也许就是为了我故意准备的吧,因为我偷偷打开看了,她却什么都没说,今天也很配合呢。”

    “不过”

    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佐竹最后看了看服部几个。

    “如果可以的话,还真想见见你们那位名侦探朋友。”

    “喂,”服部看着佐竹背影,脸黑道,“怎么说也是我们找到的证据吧?”

    “嘟嘟”

    城户侦探事务所,小哀塌着眼皮听电话里持续传出忙音,翘起脚尖拍了拍地板。

    服部回了大阪后,东京又平静了一阵,高成跟着陷入了无所事事的状态,没有什么案子,委托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全部被他推给了隔壁大叔,以致于连大叔都有了意见。

    原本对委托求之不得的大叔,现在也不怎么愿意接找猫找狗之类的小委托了,除非委托费真的很多,可是多的话高成自己就接了。

    值得一提的就是之前若松家的案子,系统没抽到“秘书”之类的奇怪能力,再次抽到了一张空白伪装卡,积累到了31张。

    不过仔细想想,之所以需要集齐100张,未尝不是需要采集100个角色信息的缘故,到现在为止他的确在案件中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不同职业、不同年龄、不同性格几乎涵盖了所有类型。

    可惜他不像基德那么厉害,入门级别的易容只能进行一些简单变装,只有变成工藤新一特别简单。

    “什么?”小兰在放学路上接到了大叔电话,“今天要很晚才回家,所以不用为你准备晚饭了?!爸爸你前天也是这个样子”

    “不好意思啊,小兰,”毛利小五郎无奈道,“因为有事脱不开身”

    “那个有怎么办?”

    “那个?”

    “就是之前来拜托我们寻找初恋情人的那个委托人,”小兰追问提醒道,“你今晚不是要给人家报告进度吗?”

    “笨蛋!”大叔吼道,“我堂堂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怎么会关心那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你打个电话跟他说我还没找到!好了,就这样!记得不要挂上玄关的防盗链”

    “等一下!”

    小兰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气恼道:“真是的,最近怎么回事啊?总是三更半夜回家,连城户学长好不容易推荐给他的案子都不放在心上,不认真工作的话,下个月又要拮据了”

    “是不是有情人了啊?”园子在旁边揶揄道,“那个小胡子大叔不是经常去银座吗?这个年纪的大叔就是这样啦”

    “什么?!”小兰脸色大变。

    柯南在旁边支起耳朵听了一会,不得不帮大叔解释道:“大概是因为天热,去了露天啤酒节吧,如果喝得醉醺醺的回家肯定会被小兰姐姐骂,所以只能半夜偷偷回来。”

    “是这样吗?”

    “是啊,在叔叔晚回来之后的第二天早上,他的牙刷上总是会粘着附近那个露天啤酒节炒面里的绿色海苔”

    小兰听了更加生气:“那他就是既不工作也不顾家人,自己一个人去喝啤酒喝得烂醉吗?”

    “呃叔叔也有自己的应酬吧?”柯南干笑道。

    “这算什么名侦探?什么沉睡的小五郎啊?!”小兰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工藤新一,更加来气道,“只不过是个没用的父亲而已!!”

    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波洛餐厅。

    “咦?他们都没回来吗?”

    “是啊,”餐厅侍应生阿梓小姐没办法看着面前的高成说道,“好像一直没有回来,大概又有什么案子吧。”

    “案子啊”

    高成默默沿着路边离开。

    说起来,他的确是把一个寻找初恋情人的委托人介绍给了大叔,既然柯南和小兰也不在家的话,大概也只能是遇到了什么命案之类的。

    这样就没办法了,本来今天晚上左文字剧组那边临时想找侦探客串,他要去网球馆才正好过来问问的

    剧组那边说了冲野洋子会到场,可是打电话大叔也不接。

    柯南世界的推理题材一向非常受欢迎,上次直本赏作家泽栗未红爆红也是因为这点,不过说到最近最火的推理作家,日本国内当然要属新名香保里,天赋还要超过父亲的新名香保里让左文字系列迎来了第二春,特别是和高成合作推出的新左文字系列电视剧,几乎每一次播出都能引起热潮。

    说起来高成在演艺界的名气也不小,虽然没有正式出道过,但当初影响深远的推理电影歌剧院事件就是根据高成的经历改编,还有目前当红的木村拓哉出演,对于年轻演员来说,称呼高成老师一点也不过分。

    别的不说,高成本身就是自带素材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需要高成的推荐。

    不过对于高成来说,感觉却不怎么明显,熟练级别的“表演”也始终只能用来客串,在剧组其实也不怎么说得上话,只是个几名主演关系还不错。

    新左文字系列虽说和他多少有点关系,但顶多也就算个顾问身份,除了有笔酬劳,平时也没他插手的份。

    有时候他也想自己投资拍部电视,可是想想也只能作罢,这个世界环境毕竟和前世不一样,而且推理剧基本都是电视台自制出品,中间涉及到的方方面面他实在没兴趣处理。

    倒是可以拍奥特曼试试,毕竟这里的哥美拉系列一直很受欢迎,可惜好像是个赔钱货,对他也没有太大帮助。

    “说到哥美拉,”晚上高成从片场回家,正好来送录像带的千叶想起来说道,“过两天,正好是我轮休的时候,是大怪兽哥美拉野望篇上映的日子,城户你要一起去看吗?”

    “野望篇?”高成愣道,“上次不是上映过最终篇了吗?我记得,哥美拉的皮套演员之前就因为杀人入狱了吧?被害人就是投资人”

    “我也不清楚,”千叶抓了抓后脑勺,“可能是有人接手了吧,据说之后还要推出革命篇。”

    “是、是吗?”

    高成脸抽了抽。

    “难道很赚钱?之前明明还听说因为资金问题要停拍”

    “大概吧,限量手办倒是挺贵的。”千叶想到了自己拮据的钱包。

    每次出周边手办总是忍不住买,结果上次害他吃了一阵子泡面,这次绝对不买了。

    “比起买限量手办,”高成收好录像带说道,“你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生活?对了,上次的事情怎么样了?”

    “上次的事情?”千叶愣住。

    “就是你那个青梅竹马啊,”高成白了一眼,“我不是让你再试试吗?”

    “可是总觉得不太好”

    “有什么不太好的,人这辈子,有个青梅竹马可是很难得的事情,有些人想要还没有呢。”

    高成轻轻拍了拍千叶肩膀。

    “加油吧,我看好你。”

    “好、好的”

    千叶笑容无奈。

    被比自己小不少岁的城户教训了呢。

    “那些录像带你就先看着吧,什么时候还给我都没关系。”

    “我拷贝一份收藏就行了。”

    高成送千叶下楼,直到千叶上车离开才收回视线。

    这些感情迟钝的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听小哀说,那个小时候喜欢千叶的女孩现在也进入了警视厅,好像在交通课那边工作,这样居然都没发现。

    “嗯?”

    隐约感觉到一道视线,高成疑惑回过头,注意到一个有着淡金色头发小麦肤色的青年从马路对面经过。

    似乎是个混血儿

    “我说城户老弟啊,”目暮突然打来电话问道,“你应该收到消息了吧?”

    “诶?”高成愣道,“消息?”

    “下午发给你的,”目暮拍了拍脑门,“就算再怎么闲,偶尔也该看看邮件吧?而且你已经好久没来过警视厅了,你现在可是特别顾问呢!”

    “抱歉抱歉,因为今天一直在忙”

    高成想了想今天下午的时候,看电视的时候好像的确收到过一封邮件。

    “算了,”目暮郁闷道,“上面要安排一次警员培训,作为搜查一课特别顾问的你怎么也该传授一下办案经验,我已经打算给你报名了,准备一份演讲稿应该没问题吧?”

    “没问题。”

    高成轻松答应下来。

    到警视厅演讲他可不怯场,现场脱稿演讲都没问题,大不了随便拿一个案子出来讲讲,妥妥的干货。

    警员培训当天是个雨天,高成换上一身正装就打车到警视厅,还让司机多看了两眼。

    长期以来的探案生活让高成有着区别于同龄人的成熟气质,日常着装还像个高中生,但换了正装后却立马变成精英刑警,在警视厅大楼也不显得突兀。

    虽然到最后也没有准备演讲稿,但高成心里半点不慌,和目暮见过面后就跟着到了作为演讲地点的大会议室。

    “那个,目暮警部,”高成才踏出一只脚进后门,看到会议室内小声讨论着,神情严肃的大群刑警,连忙退出一把拉住想要离开的目暮,小声道,“不是说是警员培训吗?怎么好像都是各个辖区的警官们?”

    他在最后排看到了许久没有见面的日本桥加贺警官,还是像以前一样显得格外孤,一个人坐在那里揉着眉头看资料,也不和其他人谈话。

    另外也还有不少眼熟的警察,大部分至少都是警部补,都是相当有探案经验的老警察。

    “我没说清楚吗?”目暮疑惑道,“新警员的培训已经结束了,现在轮到辖区警察,正好他们也对城户你的探案方法很感兴趣,好了,大家都等着呢。”

    “呃,大家好,我是城户高成”

    高成在警官们的注视下慢慢站上讲台。

    完蛋,现在脑子里怎么全是大怪兽哥美拉的剧情?被千叶害惨了。

    高成僵硬看向台下,正好能够看到后排一脸笑意点了点头的加贺,还有内海,那个贝冢北警署的女警就坐在前排。

    都是一段时间没怎么见过面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