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879章 吸血鬼之馆

正文 第879章 吸血鬼之馆

    抵达西洋公馆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中间高成因为不认识路还浪费了不少时间。

    “您终于到了,阿成少爷。”一位戴着眼镜的白胡子管家等在城堡般的别墅前面,似乎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阿、阿成少爷?”一同下车的小哀狐疑看向高成。

    “请您见谅,”白胡子管家笔直迎上前,“在下是这个寅仓家管家古贺陆重,和推荐您过来的服部本部长的父亲是同期警员,为了方便起见,我对老爷说您是我一位朋友的少爷。”

    高成对称呼之类的不怎么在意,看了看有些年头的城堡般建筑,朝白胡子管家问道:“的确是服部先生推荐了我没错,可是有些地方也没和我说清楚,请问吸血鬼杀人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吸血鬼只是传说而已,”白胡子管家眯着眼睛解释道,“大概半年前,在这幢公馆旁边的森林里发现了女仆清水小姐的尸体,当天正好在下雨,清水小姐被倒吊着绑在一根插在地上的木桩上,脖子上还有两个小洞,全身的血都好像被吸干了一般……

    “发现尸体的是一对摘野菜的老夫妇,说因为尸体的皮肤实在很白,一开始还以为是驱熊的稻草人。”

    “听起来的确像是吸血鬼杀人,不过,应该是有什么人犯的案吧?”高成思索道。

    “当天正好在下雨,地面都被弄得泥泞不堪,也没有人目击到可疑人物,所以警察调查后也没什么发现,”老管家带着高成两个进屋道,“一开始警察怀疑的是老爷,因为清水小姐曾经和大厨抱怨过,说老爷最近很吓人,怕自己会有危险,想要辞掉女仆工作,随后就发生了那种事情……”

    “你家老爷?”

    “是啊,不过老爷是有不在场证明的,在清水小姐的死亡推测时间里,老爷一直都待在房间里睡觉,讽刺的是,证明这点的刚好是那位大厨。”

    老管家边走边说。

    “清水小姐会害怕也是当然的,因为老爷从那个时候开始的确有点奇怪,为了避开阳光,白天一直待在房间里睡觉,最近连以前很钟爱的银器也突然全都扔掉了,说自己对白银过敏什么的……

    “就在前两天,老爷还砸了个汤碗,里面是他原来很喜欢喝的放了大蒜的汤,生气地说这样会让血液腐坏,再也不要让他看到这个。”

    小哀抓紧了高成裤腿,直直盯着走在前面一身黑西服的老管家:“吸血鬼?”

    “在女仆清水小姐的眼里看起来,大概就是这样吧,简直就像是吸血鬼的行为一样。”

    穿过庭院,老管家顿了顿回过头。

    “太阳快下山了,这个时间老爷应该也快起床了,那么,在晚餐准备好之前,阿成少爷还有小哀小姐就先随便在馆内逛逛,那个关于遗产继承的事宜,将会在晚餐之后进行讨论。”

    虽然老管家这样说了,但高成也不好随便乱转,要是有人带路还好。

    而且要是碰到别墅的人还要麻烦解释。

    “管家先生,可以的话,”高成主动道,“能够先带我去见见那个大厨吗?”

    “可以是可以,不够厨房现在很忙……”

    寅仓家有三个厨师,不过大厨只有一个,其他两个都是年轻的帮手,老管家带高成到厨房的时候现场的确忙成一片。

    看得出来,这次寅仓家的客人还不少,听说都是拥有遗产继承权的同辈亲属,因为这里的主人既没有配偶又没有子女。

    “啊?是啊,我是半年前给老爷作证的厨师,”有些胖的大厨被高成问话时抽空回应道,“那天老爷想起床后马上就尝尝汤的味道,所以让我这个大厨直接把汤给他送过去,顺便叫他起来……

    “虽然我也不是一直监视着,不过老爷肯定没有离开过棺材,因为他在盖上棺材盖之前,和我说最近似乎有人趁他睡觉的时候掀开棺材盖看他睡觉的样子,让我在盖子上放点什么东西……”

    “等、等等,”高成眉头跳动道,“你刚才说的是棺材?”

    “对啊,”大厨停下手上的活计,看向高成道,“老爷喜欢在棺材里睡觉,所以那一次我在棺材盖上放了三粒芝麻,在叫醒他的时候,芝麻还在同一位置,说明棺材没有被打开过”

    “打扰了……”

    高成托着下巴走出厨房。

    居然还有这种人,难怪会出现什么吸血鬼的传说。

    在他经手过的案子里,这次也算是个怪谈了,或许需要亲自和主人见一面。

    “城户,”小哀还抓着高成不放,“真的存在吸血鬼吗?”

    “拜托,你干嘛怕这种东西?”

    高成插着手走在过道里,不知不觉到了距离厨房不远的餐厅外,发现里面已经到了不少人,迟疑间一个年轻的女仆忽然笨手笨脚地从后面撞了过来。

    “非、非常抱歉,”女仆痛呼一声,急忙退后道歉道,“那个,你就是管家先生说的阿成少爷吧?”

    “嗯?”

    餐厅众人注意到门口的动静,纷纷看了过来。

    “少爷?”一个浅色长发女人看到高成脸色难看道,“怎么回事?我大哥还有私生子吗?!太过分了……”

    “这怎么可能呢?”后面一位戴着眼镜的国字脸大叔笑着解释道,“如果有私生子的话,哥哥就不会叫我们来这里了。”

    “就是说啊,如果真的有私生子,迫弥的遗产肯定就不会给我们这些兄弟姐妹,而是直接给孩子继承了。”

    说话的是寅仓家长女,现年60岁的寅仓守与,打扮得相当雍容华贵,似乎用厚厚的粉底遮住了皱纹,但略显松弛的皮肤依旧能够看出一些老态。

    前面国字脸大叔还有浅色长发女人则分别是寅仓家次子寅仓麻信以及他的妻子寅仓瑠莉。

    “这可说不准哦,守与,”一个金色长发的小白脸朝众人笑道,“几年前他不是突然带回来一个吗?年纪相差甚远的,带着个孩子的美貌未婚妻,这样看来即使有两三个私生子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小白脸说着对众人打趣道:“不过,那个未婚妻运气不怎么好,不久就死掉了,哦哦,对了,这对你们来说应该是件好事……”

    “你这家伙!”寅仓家三儿子,一个看起来很像体育教师或者教练之类角色的板寸男子一把提起小白脸衣领,生气道,“下次再让我听到你说这种话,我可饶不了你!”

    “什、什么啊?”小白脸干笑道,“你其实不也觉得很幸运吗?如果真的结了婚,并且她到现在还活着的话,你也就分不到遗产了吧……还是说,你该不会偷偷地看上了那个带着孩子的情人吧?”

    “你……”

    “好了,各位,”白胡子老管家突然出现在餐厅门口,打断众人道,“阿成少爷可不是老爷的私生子,少爷的身家比老爷都要多得多呢,这次只是我请他过来做客……”

    说着老管家看向呆站在一旁的女仆:“小光小姐,晚餐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啊,是!”年轻女仆回过神,慌忙回应道,“大厨让我来问是不是可以上菜了。”

    “开始上菜吧,”老管家眯着眼睛点头道,“我想大家都已经等很久了。”

    餐厅内众人脸色多少有些不自然,有几人好奇还带着一个小孩的高成。

    有比他们大哥都还要多得多的身家,又这么年轻,应该是那个大财团的少爷吧?

    看起来的确很有气度的样子。

    小哀在后面推了推走神的高成,一起入席就坐。

    因为某人的关系,从中午开始就没有吃过东西,就算真的有吸血鬼也挡不住她填饱肚子。

    餐厅布置相当华丽,是典型的西洋贵族风格,小哀是完全不在意这些,高成则是已经习惯,很自然地就跟着找位置坐下,同时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寅仓家众人。

    阴阳怪气的小白脸名叫羽川条平,是寅仓家长女的相好,但自己只有29岁,年纪相差31岁,谈论间似乎还是寅仓家次女,一位戴着眼镜的古板女人寅仓实那的前男友。

    高成暗自腹诽。

    管家的担心是对的,一大帮遗产继承人,乱糟糟的,彼此之间的关系似乎也不怎么好。

    “这个家的主人寅仓迫弥先生得了不治之症吗?”用餐间高成问道。

    “是啊,据说只剩下半年左右的时间,所以我们才来参加这个晚餐会……”

    “因为请帖上写了缺席者不予继承遗产嘛,”小白脸喝着红酒,看向自带高贵光环的高成自嘲道,“我们可不像大少爷你,大家都缺钱得很呢,搞不好没有遗产都活不下去了也说不定……”

    “喂!你够了吧?”

    寅仓家几个儿子原本就不喜欢这个傍富婆的小白脸,这会脸色愈发难看。

    小白脸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明明都是为了遗产,还都装模作样的。

    “不过话说回来,”小白脸放下酒杯,转向一直空着的主位问道,“迫弥先生怎么还没过来?”

    “是啊,”古板眼镜女寅仓实那跟着道,“以前这个时候,他都已经开始抱怨料理了。”

    “那个……”静立在旁边的女佣阿光出声道,“我去老爷房间看看好了,老爷可能还在睡。”

    “真是的。”

    寅仓家长女看着女佣离开餐厅。

    “干嘛还要把这个拖油瓶特地留下来啊?迫弥他该不会也打算给她一份遗产吧?”

    “搞不好就是这样,”小白脸继续喝酒道,“毕竟她也算是那位未婚妻的孩子。”

    高成默默皱眉放下刀叉。

    比起遗产继承问题,他其实更想弄清楚半年前那个女佣遇害事件,尽管有大厨的证词,那位寅仓迫弥先生还是相当可疑。

    怎么看都似乎是故意给自己创造的不在场证明。

    关键是那个棺材,可如果地下有暗道的话,警察应该会发现才对……

    唉,他完全不是当大少爷的命啊,吃个饭都要想这些东西。

    “啊——!”

    才过了一会,女仆小光的尖叫声便突然打破沉寂,连高成都被吓了一跳。

    “出什么事了?!”

    “不、不好了!”小光大声喊道,“老爷他……”

    寅仓迫弥的房间在餐厅出门走廊右转后最里面的房间,高成第一时间带着小哀靠近时,女仆整个人瘫坐在门口,神色惊惧地指着房内。

    “老爷他好像死掉了!”

    “拜托,”后面跟来的寅仓家几人不满道,“别胡乱说话好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哥他最近把棺材当床睡……”

    “不、不是啊!”女仆还心神未定道,“我打开盖子的时候,老爷胸口血淋淋地插了一个木桩!”

    “木桩?”眼镜大叔几个大惊,“大哥这玩笑开得有点过分了吧?”

    高成靠近合拢的西式基督教棺材,但盖子一时间却无法打开,就好像从里面牢牢固定了一般。

    “盖子锁住了吗?”

    “没有啊,”女仆眼里噙着泪花,“我刚才就打开了,老爷穿着黑色斗篷,还露出了尖尖的牙齿,胸口扎着木桩,血流得到处都是……怎么会这样?”

    高成皱了皱眉头再次实力,这回却轻轻松松就揭开了盖子,只是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垫着的绒布上也没有半点血迹。

    高成仔细看了看,在另一侧边沿夹缝发现了血迹。

    “怎么会这样?”女仆看到空空如也的棺材内部,难以置信道,“老爷消失了!”

    “喂喂,”寅仓家长女怀疑道,“你真的看到老爷了吗?大家可没时间陪你开玩笑……”

    “我想她说的应该是真的,这里的确有血迹,问题是,尸体到底去哪了。”

    高成回头看向女佣。

    “你一直在这里吗?”

    “是啊,”女佣连连点头,“老爷真的在里面,也没有人出来!”

    “怎么会这样?”寅仓家几人禁不住心慌道,“难道大哥真的变成吸血鬼了吗?”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啊,”寅仓长女瞥了眼棺材道,“我们寅仓家祖先本来就有吸血鬼附身的传言,再加上最近迫弥各种奇怪的行为,也许他……也被吸血鬼附身了吧。”

    “哈哈,开玩笑对吧?开玩笑……”

    现场人心惶惶,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对啊,大哥一定是在开玩笑,说不定是想考验我们呢,因为请帖上之说了在晚餐后讨论遗产问题,他应该很快就会出来的吧?”

    “也许吧……”

    寅仓家众人谈论着返回餐厅,只有高成依旧还留在现场研究。

    剧本不对啊,怎么关键的别墅主人这个时候出了事?

    难道是知道他这个名侦探来调查了?

    自己躲避还是被灭口……

    小哀从后面探头看向棺材里面:“有什么机关吗?”

    “还不知道,不过这点是肯定的。”

    高成伸手在棺材底部摸了摸,最后直接掀开绒布,露出底下一个可以滑动的拉门,棺材下的地面同样有个可以打开的地道入口。

    把地砖拉开后,借着灯光可以看到一个狭窄的楼梯。

    “半年前的案子果然有问题。”

    “那个,阿成少爷,”跑回来的女仆小光看到检查棺材的高成,在外面愣愣出声道,“晚、晚餐已经凉了……要我再热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