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892章 东京来的高中生

正文 第892章 东京来的高中生

    “樱雪祭?”

    吃饭的时候,高成看望过身体不太好的吉美阿姨丈夫,忽然便听说了村子将要举办祭典的事情。

    “是啊,就是后天,”吉美阿姨帮小哀添饭的时候笑道,“本来他是也要去帮忙的,是在这个村子延续了三百年的祭典呢。”

    “可是为什么叫樱雪祭呢?”高成奇怪问道。

    “这里和东京不一样哦,”吉美阿姨柔声笑道,“盛开的樱花上会覆盖着一层雪花……

    “这个村子每年从4月21日到25日,在早上6点左右的时候都会下一场春雪,这个现象已经持续三百多年了……”

    “而且每次都是下一个小时的雪,之后就会下雨,这5天的早上总会这样反复,所以村子自古以来信奉山神、海神的同时也信奉雪神,”吉美丈夫脸色还是不太健康,虚弱地咳嗽道,“如果时间不急的话,后天可以去看看已经有三百年历史的樱雪祭……”

    “我会去的。”

    高成想了想东京那边。

    事务所没什么工作,多留几天倒不影响,小哀请天假也不要紧。

    覆盖樱花的春雪,这种景象可很少有机会看到……

    “对吧?小哀……”

    高成期待看向旁边,却没能立马找到小哀踪影。

    “咦?!”

    “小哀已经吃完回房间了。”吉美阿姨给高成盛了一碗汤。

    “……”

    ……

    正式樱花盛开的季节,从村子前往山上寺庙的路上,到处都是随风飘起的樱花花瓣。

    盛开的樱花下,一支丧葬队伍离开村子,沉默气氛更添了几分哀伤,走在前面的亲属,一位身穿黑色丧礼服装的女性手中抱着一个花季少女的遗像,照片中女孩甜甜笑着,仿佛还活着一般。

    高成就站在一棵樱花树旁边看着队伍从面前经过,陌生的面容一下子就引起了队伍后面几个高中生注意,小个子高中生就在里面。

    “啊,是那个人!”小个子惊讶道。

    “小助,你认识他吗?”

    边上几个女生意外看向花瓣雨中安静的高成,是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少年,给人截然不同的感觉。

    那样站在樱花树下,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世界的人……

    “啊嗯,”小个子低下头不太敢和高成对视,轻声说道,“好像是和我一起来的人,可能是来探亲吧。”

    “东京来的啊……”

    遵循村子里自古流传下来的风俗,少女的遗体被放在垫满花朵的棺木里,在寺庙里安置一晚,遗体身上会放上3支仿佛飞镖一样的“上送箭”,分别代表海神、山神和雪神。

    据说死者的灵魂会被保佑这个村子的3位神明带向另一个世界。

    一群学生们在寺庙对同学进行最后的送行,情绪还相当低落。

    死亡本不应该是这个年纪承受的事情,同学的离世深深刺激到了以往对死亡没什么太大概念的高中生。

    “后天就是延续了三百年的樱雪祭了,明明春菜也一直很期待的……”

    “对了!”有男生活跃气氛道,“接下来我们一起去雪影初中看看怎么样?小助搬到东京后,也很久没回来了。”

    “好啊。”

    高成只是随便在村子里转转,顺便看看山上盛开的樱花,正好就看到了附近的雪影初中,和村子就隔着雪影川。

    这么看来,雪影村以前应该还算繁华,因为听说还有个雪影高中,虽然生源越来越少。

    今天举行葬礼的就是雪影高中的学生。

    “学校也还是老样子呢!”小个子高中生跟着同伴回到初中,一脸怀恋,“要是当初没有搬去东京就好了,这样和大家一直呆在这里,初中、高中……”

    “你在说什么傻话?”一个直发漂亮女生笑道,“说什么一直呆在这种村子里,怎么想也是东京比较好吧?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想和小助你换一换。”

    “咦?”

    小个子高中生又注意到了高成,一个人站在操场中间,看着教室似乎在发呆。

    “又是那个孩子……”直发女生喃喃看向高成。

    一个人,看起来异样孤单。

    “我们叫他一起吧?”有活泼的女生提议道,“一个人的话也太可怜了。”

    “是啊,和他交个朋友吧。”

    “可是行吗?虽然都是从东京来的,但和小助这种家伙好像完全不一样啊……”

    前面耳尖的高成听到一群学生自言自语,满头黑线。

    他看起来很可怜吗?

    只不过是吃过饭一个人出来走走而已……

    “你们是那个去世女生的同学吧?”高成主动回过身问道,“她真的是自杀吗?”

    “啊?”包括小个子在内的几个学生同时愣住。

    “抱歉,因为一些原因比较在意……”

    高成反应过来,苦笑着解释道。

    “好像我经过的地方总会发生命案,所以……”

    “原来是这样!”

    小个子几人神色恍然,理解又同情地点点头。

    “所以才没有朋友啊,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哦,你是来这里探亲的对吧?”

    “呃……我住在吉美阿姨家,不过等看过樱雪祭之后就要回东京了。”

    高成抓了抓头发。

    吉美阿姨也算是他的半个亲人,说是探亲也没问题。

    “啊,”一个女孩轻呼道,“果然是东京来的啊,东京的高中生!”

    “高中生?”

    高成神色茫然,还没解释清楚,几个女生就围了上来问个不停,大多都是关于东京的事情,这些还没有步入社会的学生似乎对东京这种大都市抱有不少幻想。

    “真是的,”小个子郁闷的擦了擦鼻子,“我也是从东京回来的啊,为什么都不问我呢?”

    旁边的短发运动型男生笑道:“大概是过了5年你还是老样子吧,一点都没变。”

    “这也是当然的啊,也才5年而已,时间都花在读书上了……”

    小个子看了看围住高成的几个女生还有其他几个同学。

    倒是留在村子里的大家都变了不少……

    以前立志成为职业吉他手的鱼住因为经常要给渔夫父亲帮忙,原本纤细修长的手如今变得像船员的手指一样粗糙,弹吉他的时间也很少了。

    其他人也或多或少有了改变,不起眼的直发女生现在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一心向往东京,以前梦想成为画家的春菜也……

    “所以说,”高成的声音惊醒小个子,“春菜果然还是自杀吗?”

    “是啊,”几个女生笑容收敛,稍显沉重道,“她留下了一封遗书,遗书上有眼泪的痕迹,而且是她的笔迹……”

    回到吉美阿姨家已经是晚上,结果到最后高成也没能解释清楚自己的身份,完全被当成了来自东京没什么朋友的高中生。

    “唔,”高成撑着下巴想了一会,朝边上已经钻进被窝小哀问道,“我看起来很不成熟吗?明明都已经高中毕业了……”

    小哀沉着眼皮打着哈欠,困倦道:“我明天还要跟阿姨学手艺,你慢慢想吧。”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