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1020章 《沉默的15分钟》

正文 第1020章 《沉默的15分钟》

    一辆小货车在事务所楼下,穿着工作服的蛋糕厂员工匆匆提着盒子上楼。

    “抱歉,让你们辛苦一趟了,”高成在楼梯口接过盒子道,“厂房那边怎么样?”

    “一切都顺利,”员工期待看向高成,“剩下就只等城户侦探你试吃了。”

    高成当面拆开包装,里面是原蜂蜜蛋糕厂的师傅新研究出来的几种蛋糕。

    新蛋糕厂是铃木财团的班子在管理,他挂了个试吃顾问的职位,毕竟新的蛋糕要以他的名义来进行宣传。

    “唔,”高成一样吃了一口,“味道都还不错,就这样吧,先从第2种酸甜口味进行市场调查,下个月的甜品达人过后差不多就可以正式发售了。”

    “非常感谢。”员工得到满意答案,高兴地让高成签了个名,又开着小货车离开。

    “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吃蛋糕了。”

    高成目送着货车远去,同样也很满意。

    这家蛋糕厂他已经期待了好些天,从12月初一直等到月底寒假到来。

    蛋糕厂的运作比他预想得要麻烦许多,就算有了现成的熟练工,也依旧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准备。

    办公室电视还没关,东都线15号通车的新闻依旧还在直播,记者正在行驶的列车中对朝仓知事进行采访。

    “什么?你说有炸弹?!”附近接到工藤新一电话的目暮脸色骤然大变。

    “赶紧让电车停下来!”

    “快停车!有炸弹!”

    就在驾驶室附近的佐藤急忙叫过高木,穿过车厢赶到驾驶室外面喊停电车。

    紧急制动的声音在隧道里刺耳传响,同一时间,下方新山手隧道内的轿车也全部被踩着滑板的柯南拦了下来。

    数秒钟后,还没来得及停住的电车前方猛烈爆炸,隧道瞬间破开一个大洞,电车在爆炸冲击下彻底失去控制,一头冲入下方车道。

    “砰!”

    “嗯?”

    高成回到办公室准备对剩下的蛋糕大快朵颐,送到嘴边才发现新闻采访影像已经中断,电视台不知道怎么地和现场记者失去联络,不得不暂时转入广告时间。

    “搞什么?”

    警视厅会议室,记者会进行中。

    “歹徒使用的是塑胶炸弹,使用遥控方式来启动计时器”

    会议现场,除了刑事部部长外,还有目暮、白鸟以及比较多余的毛利大叔坐在主席台,但只有目暮几人在进行发言,大叔则傻傻坐在一边。

    对于会找他出席记者会,大叔直到这会都感到茫然。

    白鸟面对众多记者说明道:“根据目击到犯人的江户川柯南表示,犯人似乎在确认地铁从上方经过以后才按下遥控器开关,地铁的时速为60公里,犯人所在的紧急停车弯,距离炸弹有250米”

    “请问,”有记者举手提问道,“打电话给目暮警官,要求停下电车的人是谁呢?”

    “呃,关于这点”

    目暮想到工藤新一保密的请求,一时间有些卡壳。

    “我们只能透露是警方的某位合作伙伴,”刑事部长小田切敏郎接话道,“总之,就结果来说,连同朝仓知事在内,车上乘客全都毫发无损,此外,因为柯南小朋友的协助,底下隧道也没有车辆受到爆炸波及,这一点只能用奇迹来形容。”

    “那位柯南小朋友为什么会注意到炸弹呢?”有记者追问道。

    “据说是因为毛利小五郎事前跟他说过,可能会有炸弹客出现的缘故。”目暮解释道。

    “真不愧是毛利名侦探。”

    “简直料事如神。”

    在场记者纷纷佩服看向发呆的大叔,在大叔迷糊的神色中继续问道:“毛利先生,可以请您针对歹徒发表看法吗?”

    “啊?”

    大叔本来只打算混过去,闻言额头冒出冷汗,迎着众人期待的目光却又不好拒绝,只能强自镇定地轻咳了一声。

    “犯人此次犯案的目的呢,除了想夺取朝仓知事的性命外,同时也想破坏知事在第二任推动的重大建设,也就是都营的地下铁新线!我只能说其犯行罪无可恕!”

    “目前对于歹徒有多少了解呢?”

    “呃”

    “很遗憾,”白鸟主动帮大叔解围道,“安装于隧道内的监视器并未拍摄到歹徒所在的紧急停车弯,我们推测歹徒是从紧急逃生口,经由斜坡逃往地面上的干线道路,但目前还没有发现任何目击者。”

    “柯南也表示,他看不出歹徒的长相与年龄以及性别”

    “犯案动机应该是来自于对朝仓知事过去4年施政的单方面不满及怨恨,我们警方将朝这个方向进行侦办。”

    “记者会到此为止。”

    高成就在现场,看着目暮几人起身离席,众多记者也陆续散去。

    这个案子的确是他疏忽了,没想到真的会这样与柯南产生交集,犯人的手笔也有些大。

    柯南世界日本的炸弹管控到底是有多差劲?

    “城户老弟,”目暮在散会后找到高成,“先去办公室谈吧,老实说,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犯人居然会选择对东都线动手。”

    “动机真的就像恐吓信里说的,”高成疑惑道,“是对朝仓知事第一任4年期间的施政不满?”

    “朝仓知事第一任评价的确很不错,所以才会连任,不过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满意,总是会有人心生怨气,”目暮琢磨道,“而且知事在其他方面也不可能得罪人。”

    “我觉得有掩饰真正犯罪动机的可能,”高成分析道,“恐吓信的时间太赶巧了,就在行动前一天,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寄出恐吓信?就犯罪行为来看,完全没有意义,如果是想制造恐慌的话,完全可以提前一段时间。”

    “会不会是因为这样留给警方的时间不多,方便犯案?”目暮愣道。

    “还是很有问题。”

    高成摇摇头。

    “我看不明白,不过如果真的有人怨恨,我觉得可能是在朝仓知事之前担任国土交通部部长的时候,在他任职部长期间,曾经为了兴建水库迁走某个村落。”

    “你说的是北之泽水库吧?”目暮交叉着手指坐下道,“这件事我也知道,可是当时朝仓知事有亲自造访那个村子,备妥了高额保证金和适合居住的替代地区,

    为了得到村民的同意,知事还在村里留了一星期,和每一位村民都进行过恳谈,最后才被村民所信任,现在那边发展得也非常好。”

    “是这样没错,”高成点头道,“只是当时的新闻报道中,似乎有村民到最后还是坚决反对我打算去那个村子里调查看看。”

    “也好”

    “说起来,”高木在一旁说道,“下个星期日好像就是新北之泽村举行迁村5周年的纪念典礼,知事原本也是打算出席然后留宿一晚的。”

    “知事那边已经取消行程了,想必也是担心这点,”目暮沉声道,“北之泽那边就麻烦城户老弟你了,如果真像你分析的那样,水库也许同样会遭到犯人破坏就让高木跟着你打下手吧。”

    “啊?”高木受惊地指了指自己,“我?可是佐藤警官”

    “佐藤怎么了?”目暮奇怪道。

    “没、没事。”

    高木悻悻笑了笑,眉头发愁地扭在一起,一脸烦恼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