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女婿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凡尔赛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凡尔赛

    灯光重新熄灭,夏梦看着在里面,石头一样一动不动像睡着的丈夫。瞬间,有一脚蹬上去的冲动。

    她不确定他睡没睡,她是睡不着了。

    没这个人,没什么念想。

    有人在,她怎么睡。

    连他呼吸,她都觉得有点发烫,发重。

    正郁郁生闷气,冷不丁被搂住了,他钻进她了被窝。

    她想躲闪,耳畔被低沉轻柔的声音惹到,抗拒的动作停住了。

    “谁,谁让你碰我!”

    “碰一下而已,伤口疤痕恢复的怎么样。”韩东钻进她睡衣轻缓揉了揉,感受着快消失的疤痕。

    但不可能真的消失,视觉上能做到,皮肤感觉上永远做不到。

    有疤,就是有疤!

    “你装什么好男人呢,要真关心人,就不会连句话都不好好说。”

    韩东不跟她讲道理,事实上道理也讲不通。

    行动,永远比说话管用。

    手术过去三个多月了,看她身材。最近没少锻炼,应该是恢复了。

    夏梦自是有所察觉,既抹不开面子好好说话,又甘之如饴的享受这种感觉。

    从怀孕到现在,一年出头的时间。

    俩人正常的夫妻生活,寥寥几次,还都处于顾忌开始无形,结束无终。

    如今哪怕离的近点,似乎空气都燥热粘稠起来。

    “你不是说碰一下”

    韩东差不多跟她感觉相仿,淡定不了:“男人的话也信。”

    “就会骗人,睡在这准没好事。我明天还得上班”

    “我管你上不上班。”

    “呜!”

    夏梦再没精力说话,让人窒息的热情,完全封住了她,连带着也牵出了她热情。

    “再怀孕怎么办”

    “有保护伞吗?”

    “没有了!”

    “那算了,改天再做。”

    韩东想放弃,夏梦死死搂住了他:“你注意点,应该没事,我这个月刚过”

    “嗯,肯定没事。我瞒着你打了一针,医生说,能管一年,保护率接近百分百。”

    夏梦被他话来回折腾的毫无反抗余地。

    打过针,那他刚才就是故意耍自己?这王八蛋,真坏到没边,偏要看她出丑主动才甘心。

    可没力气去计较这个。

    少顷,两人完完全全沉溺在了这种久违的,肆无忌惮的悸动中。

    结婚经年,两个孩子。

    可其实在一块的时间真不多,个中奇妙的契合感,期待感,至今犹在。

    良久,良久。

    由动而静,又由静而动,直至风平浪止。

    夏梦看看时间,凌晨两点多了,却还没半点睡意:“完蛋了,估计今天再也睡不着。你个害人精,除了会影响我工作,拖我后腿”

    韩东昏昏然搂着她:“给我倒点水去,渴!我完了,说最近要健身来着,没顾上。感觉力不从心,有点不想动。”

    夏梦莫名想笑,抚了抚他面庞,低头亲了下:“喝什么?矿泉水还是温水。”

    “都行!”

    “嗯,我去厨房给你倒点,矿泉水太冰。”

    韩东又把她拽了回来,近在咫尺,印了下她温软的嘴唇:“要不等会再倒。”

    夏梦明知道他又不安分,既心疼又想笑:“多大了,还当自己二十几岁呀。没完没了,一点节制没有,第几次了都。”

    “快一年没正经碰女人了,我又不是太监。”

    “明天嘛,你又不是只回来一天。乖,我去给你倒水,等着。”

    韩东诧异:“你不累?”

    “累,累也得伺候好我老公呀。”

    韩东突笑:“怪不得别人说,夫妻间没有床上解决不了的事,如果解决不了,就把“床上”这俩字反过来读。有道理,真有道理。”

    夏梦瞪了一眼:“死德性!一会再给你好好算账。”

    “算什么账。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吃江雨薇的醋,看到了那些网上评论。我跟你说夏梦梦,你就是脑子有坑,随着年龄变大,安全感缺失,天天疑神疑鬼。”

    “就算是婚前,我啥时候这么没底线了。我跟文宇亲兄弟一样,跟江雨薇处的好点,不挺正常。再说什么跟什么,都能联想到一块去,真服你的想象力!”

    “忙是真忙,要不是惦记着你这小妖精肯定是在家想我真回不来。境那边还等着我补签协议呢,还有电厂建设极快,也想过去看看进度。”

    “谁想你了!”

    “你这半个月每句话的潜意词都在提醒我,老公,该交公粮了!以前你身体没恢复的时候,怎么没如此频繁骚扰过我”

    “还说!”

    夏梦突的脸红,上前死死捂住了他嘴巴。

    韩东挣脱开,重新把人楼在了怀里:“我也想你,前几天做梦,都梦到今天这情景了”

    “我要还信你的话,这些年教训就白受了。”

    “你要不信,压根也不会这么乖巧。”

    “我现在怎么就不能听你说话,你会不会说几句人话!”

    “宝贝,我真想再来一次。你赶紧去倒水,最后一次。”

    夏梦披着件衣服起身:“想的时候是宝贝。不想的时候,狼狈。”

    “所以说呢,怪我,这次出差时间实在太长了点。等近期楚新稳定下来,我带你去个地方,成不成。”

    夏梦眉眼舒展,去倒了点水递过去:“去哪?”

    “你不是怀疑我跟江雨薇有问题,我带你跟她一块去西部做几天慈善。对你名声也有好处,一举数得。”

    夏梦听他主动这么说,心里最后那点芥蒂也没了。刚憧憬着可以出去放松几天,想到点事,又无可奈何。

    “我舍不得孩子,孩子更舍不得咱们俩都出门。”

    “唉,你说有茜茜跟小墨儿之后,咱俩有多久没单独出去过了。要么带着小灯泡,要么带着全家灯泡夫妻,连点私人空间都没有。”

    韩东喝完把水放回桌上:“你别凡尔赛了,人总是得陇望蜀。拥有眼前,期待未来。未来到来,未来也未到来”

    “少给我念经,到底还做不做。”

    “担心你明天上班,老公不心疼你么”

    夏梦乐了:“你个废物,明明自己没劲儿。”

    韩东也笑着把人重新搂了过来:“宝贝,给我点钱好不好。先对付俩月,我就不用办贷款那么麻烦了。我知道你有,因为你所有银行卡账号我都记得,房子买的多,小本本上的地点我也记得,几个股票的账户密码,都帮你记着呢”

    夏梦既气又乐:“你这聪明劲,是不是全用我身上了。”

    “我力气也用你身上了,好不好。”

    “宝贝,出点。你看,我工作忙个没完,还得多这些无妄的麻烦。贷款,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有就先拿出来。存钱罐满了,还得往外倒呢。你对我这么好,怎么会不理解我。”

    “其实我也不是故意卡你钱,我的不就是你的那行,明天我先让楚新财务,给你预支点,抽空我再补上!”

    “不用给我,提前打进欧阳公司账户里,抵俩月贷款就成。后面,如果纪录片宣传顺利,广告营销顺利,应该慢慢可以顾得住,尽量不麻烦你。别再逗我不然”

    “不然怎样?”

    “不然我也没办法呀,摊上这媳妇,命!”

    “真给你,好了吧!”

    韩东往上拉了点被子:“睡觉。那我这几天就不跑贷款了,好好在家陪你。”

    “威胁我,不给你钱就不陪,多稀罕你一样!”

    “想哪去了,陪你是心甘情愿,求之不得。我就喜欢呆我们家梦梦身边,哪怕看一眼,都挺满足。这么漂亮,啥时候也看不腻,时时刻刻的新鲜。”

    夏梦被说的无所适从,突感委屈不忿:“你有多久没这么哄过我了,还记得吗?”

    “生活总是平淡中有着惊喜,天天对你这样,不嫌我烦才怪。”

    “你是有各种理由,各种说辞。分明就是腻了我”

    韩东捏了下她鼻头:“贱不贱?说真话你不信,说假话你伤心。”

    “可我偏喜欢听你说。”

    韩东瞧她这会困的眼睛都难张开,拇指揉了揉她额头:“休息吧,你这阵子不失眠嘛,帮你按按。你睡了我再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