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九百八十五章 谁先动手

第九百八十五章 谁先动手

    这天白天,猎人们在昆仑山里的行程并不紧张,一路上是有说有笑,队形也拉得松松垮垮的。

    当然这里面也有刻意的因素,贺永昌知道自己老爷子在身后,心里有点发虚,因此脚下步子很快,想跟中间的大部队拉开一些距离,别让自家老爷子看出来。

    老贺这一提速,章连海一看这黑大个儿脚程居然这么快,心里就起了比较之心。

    这要是搁在正常狩猎,无疑是大忌讳,哪有突前位跑远了把队伍中间暴露出来的。

    可这趟在猎人们的心目中不是狩猎,尤其是章连海,他来就是帮着林乐山找云悦心的,这会儿人也找到了,所以心里很放松。

    而且根据林乐山的介绍,这三位“大内高手”是章国华的徒弟。

    章国华当年称得上门里修行第一人,被特招到了燕京,说是特殊人才引进,老先生在首都前后待了十五个春秋。

    那段时间,章连海还很小,章家又是一脉单传,爹不在修行没人教,于是章国华就把尚在襁褓的章连海托付给了林家。

    林乐山那会儿也是个半大小子,父亲林潮东已经去世了,不过母亲还在,这位秦家女人也就是林朔的奶奶,那也是门里响当当的一号人物,把章连海视若己出,当二儿子那么疼。

    可林家对章连海越好,章连海对自己亲生父亲的观感难免就越差,亲生父亲十五年音信全无,都不知道他在干什。

    所以哪怕父亲后来从燕京回来了,章连海也技艺有成开始名声鹊起,可父子俩的关系一直很疏远。

    直到两年前,章国华狩猎山阎王失手,死在了山里,这才让章连海心里有所触动,觉得自己这位老爷子,应该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猎人。

    可章老爷子这一生对儿子章连海来说,就是一个谜团,老人家生前到底干了一些什么事情,他自己绝口不提,于是章连海想查一查。

    只可惜章老爷子在燕京的事情,那是国家机密,章连海打听来打听去,也没查到什么,这就成了遗憾。

    今天一听说怎么着,这三人是自己老爷子的徒弟,那就破案了。

    原来老爷子在燕京,当得是禁军教头,估计是培养了一批修行者为国家服务。

    这当然是好事,值得敬佩,不过这些“大内高手”到底是什么成色,对不对得起章家父子这十五年的分离,章连海想称量称量。

    因为说到底,你们仨既然我家老爷子的徒弟,那就是我章连海的师弟了,身负章家传承,可不能在首都丢了章家的脸。

    这会儿章连海和贺永昌正在当向导领路呢,直接动手肯定不至于。

    既然章家人以体力悠长著称,那就斗一斗脚力呗。

    于是贺永昌快,章连海比他还快。

    贺永昌是不知道章连海什么想法的,一看怎么着,总魁首的这位结义大哥跑那么快,万一出事儿怎么办,自己就没法跟总魁首交代了,于是他继续提速,追上了章连海。

    这么三番两次下来,章连海一开始还有些公家心思在,到后来纯粹就是斗气了,跟贺永昌两人是越跑越快。

    两人这番比试,是在山道上的,而林朔和苗成云两人,已经被林乐山和云悦心赶出队伍了,正在山顶上张望,于是就把这状况尽收眼底。

    苗成云一看就乐了:“要不咱打个赌吧,看谁赢。”

    “赌不了。”林朔摇摇头,“就他们俩比脚力,起点在这儿的话,终点就得设在欧洲那边才能勉强分出个高下,这昆仑山才多大啊,不够他俩跑的。”

    苗成云点点头,似是认可了林朔这个判断,随后说道:“哎,这会儿冬冬人呢,我怎么感应不到她。”

    “冬冬嫁给我之前,那是王牌刺客,本就擅长隐匿,这会儿正在行动中,还能让你感应到?”林朔瞟了苗成云一眼。

    苗成云摇摇头:“林朔,我觉得你这是在作死。”

    林朔笑了笑:“这就稀奇了,你苗成云还能评价别人在作死?”

    “那是啊,我是作死的行家。”苗成云说道,“所以你是不是在作死,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说说看,我怎么就作死了?”

    “林朔,你千万别以为老娘来了,再加上我们几个,就能把这里的事情轻松摆平了。”苗成云说道,“你要明白,我们这次面对的敌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它究竟有多强。

    咱娘现在也只是一缕神念,只能维持存在而没有实际战斗力。

    至于我们,在这里也只是九境巅峰的实力,跟章连海还有你家老爷子程度差不多。

    敌我双方力量对比这是天差地别的,你凭什么这么自信呢?”

    林朔摇摇头:“谁告诉你,我现在很自信了?”

    “那你看看现在这状况嘛。”苗成云指了指山下,“两个突前位就跟放风筝似的,眼看就要没影了,两个游走位按说得互相照应,结果我现在压根就不知道苏冬冬人现在在哪儿。

    再看看你这个殿后位,干脆被老俩口赶走了。

    就不叫作死,什么叫作死?”

    “嘿,你还有脸说呢。”林朔白了苗成云一眼,“是谁先离开自己的位置,凑到我们一家三口这儿来的?”

    “我那是不放心老娘,就她那张嘴啊,搞不好就坏事儿了,”苗成云一脸郁闷,说道:“嗐,我也是欠,这说到底这是你的家事,我还替你着急。我就应该放手不管,巴不得你爹妈分手呢,这样我家老爷子就有机会了。”

    “哦,那说起来还是我的不对?”林朔问道。

    “废话。”苗成云撇了撇嘴,一脸不高兴。

    “那我给你道个歉?”

    “不必了,我受不起。”苗成云别过脸去,指了指山下松散的狩猎队形,“你还是干点儿正事儿吧,把队形好好整一整,别这么松松垮垮的,要是学院里,学生们野外训练敢这么玩,我就得收拾他们了。”

    林朔说道:“可你别忘了,这会儿我又不是猎门总魁首,凭什么对他们发号施令。”

    “那你跟你爹去说嘛,他是总魁首啊。”

    “那你就不懂了,我爹这个总魁首听我娘的。”林朔说道,“当年你我的爹,再加上曹四舅,都听我娘的。”

    “那你跟娘去说呗。”

    “我娘这会儿会听我的吗?”林朔指了指自己,“我现在是条狗,我娘当着自己丈夫的面,猎人队伍这么弄,她能听我这条狗的?”

    苗成云没脾气了,点点头:“那行,你就这么作死吧,我看今晚这事儿八成要黄,指不定你都得死在昆仑山里。

    有些事儿我之前一直不想说,不过现在看你这稀里糊涂的样子,我不得不妨挑明了。

    林朔,对于九龙,哪怕是你老婆西王母,你都不能完全没有戒心。

    因为说到底,它们不是人类,不可能完全站在我们人类这一边。

    它们的行为,归根结底是为它们的种族服务的,哪怕是合作,也只是跟我们人类暂时的目标一致而已。

    老娘你别看她说话办事稀里糊涂的,可她的直觉到底有多准,你我都心知肚明。

    你看她跟西王母的关系如何,双方是不是隐隐是敌对的?

    你不要以为这是简单的婆媳矛盾,这是有深层次原因的。

    你再好好想想,这次小五为什么会复刻这个世界出来,而老娘又为什么会来?

    林朔,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你可不能只顾着老婆孩子热炕头。”

    林朔看了看身边这个兄弟,点了点头:“苗成云,我倒是小看你了。”

    苗成云一听这话锋不对,白了林朔一眼:“原来你小子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林朔抬头看天,轻声说道:“西王母和小五复刻这个世界,我只是其次,她主要是为了我娘。

    因为说到底,在人类中,我们就算再强,可也融合了九龙的力量,九龙面对我们的时候,天然就有谈判的资本。

    只有我娘,才是独立的,并且能真正抗衡九龙的人类。

    目前西王母的行为,跟女魃当年杀我爹,在一定程度上是一致的,都是利用我娘心里的弱点进行攻击。

    只不过女魃当年是杀人诛心,而西王母是在拉拢,想通过复刻一个我爹依然在世的世界,把我们的娘拉到后土一族的战线上。

    而这个结果,我们身为人类,在原则上是不能允许的。

    因为人是人,后土是后土,双方可以暂时合作,但不能毫无底线地融合在一起,否则人就没了。”

    “既然你知道这点,为什么还允许小五这么做?”苗成云问道,“甚至我们娘来了,你也不阻止?”

    “因为我需要情报。”林朔低下头,看着山下松松垮垮的猎人队伍,喃喃说道,“到目前为止,在人类和女魃这这场斗争中,女魃观察了人类无数年,甚至能够把现实世界伪装成了虚拟世界。

    不难想象,它们对我们有多了解,而我们对它们,却知之甚少。

    信息如此不对称,这仗是没法打的。

    后土一族,显然知道得比我们多。

    而这些情报,关系到两族的生死存亡,我和小五或者西王母的夫妻之实,在这种事面前不算什么,她们不会轻易告诉我的。”

    “也对。”苗成云点点头,“大家都是成年人,谁会在床上说实话呢?”

    林朔瞟了苗成云一眼:“你明白这点就好,不过说到底,她俩是我媳妇儿,所以只要别太过分,我是能够容忍的。”

    “那今天这事儿,可是戳你和我娘肺管子的事儿,你也能容忍?”苗成云问道,“林大伯入土为安这么多年了,英灵还在追爷里保着林家人呢,小五给弄活了,这不是玩弄死者吗?”

    “父子之情,在两族的生死存亡面前,也不算什么。”林朔说道,“今天这事儿,能知道女魃安全官的情报,所以是值得的。”

    “那行吧。”苗成云点点头,“既然你有这方面的考虑,那我就不说什么了。不过咱俩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这里是小五主管的世界,她应该已经听到了,那以后你们这夫妻关系是不是就很尴尬了?”

    林朔摇摇头:“你天天被你老婆揍都不尴尬,我俩有什么好尴尬的。夫妻感情归夫妻感情,民族大义归民族大义,一码归一码的事情。你以为她随便下个套我就上当了,她就会更喜欢我吗?我是她丈夫,又不是她的宠物。”

    “好吧,怎么说都是你有理。”苗成云神情很无奈,“那话说回来,冬冬现在到底去哪儿了?”

    “我让她找人去了。”林朔说道。

    “找谁啊?”

    “苏家兄弟,要找苏家人,只能是苏家人去找,其他人都没用。”林朔说道,“昨晚这两人失踪了,当年我不知道他们去干嘛了,这次既然有机会,当然得知道知道。”

    “这两人很重要?”

    “嗯。”林朔点点头,“因为当年我在丧失神智之前,亲眼看到,是他们俩先动的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