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绝世废少 > 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生死战台

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生死战台

    “怎么,你还真当自己通过了登仙台?自己是天之骄子了?有本事你再登一次给我们看看?”金乌三殿下怒喝,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了。

    “小丫头的意思是他们两个都通过了登仙台,而不是一人,应该让他们一起再登一次。”金乌太子纠正道。

    “你们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登给你门看?我说通过了登仙台,就是通过了,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叶天寸步不让。

    “不登就坐实了说谎,我建议驱逐出去,大家应该没意见吧?”金乌太子说道,环顾场中众人,分明是要借助在场的人,给叶天施加压力。

    全场有人附和,也有一些人面面相觑。

    这里终究是瑶池的地盘,最终做出定夺的还是要瑶池圣母。

    咔嚓!

    金乌三殿下猛地将自己旁边的一张空着的玉石座椅拍碎,说道:“一对骗子,不配和我等一起用餐。我们这张桌位已经满员了,想吃饭滚去其他地方吃吧。”

    “我看你金乌族是强势惯了,真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了吗?想替圣母做决定吗?不是的话,少在我面前摆谱,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不然,刚才那位狗屁十殿下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叶天真的不想在这里动手,他此来是想向圣母打听一些消息的,可是金乌族实在欺人太甚,让他气冲牛斗,有些忍无可忍。

    轰!

    金乌三殿下虎躯一震,对瑶池圣母说道:“圣母,你也看到了,不是我想破坏你的寿宴。而是有人实在不知道天高地厚,自以为天下无敌了,撒谎蹭你的寿宴不说,还一再折辱我金乌族。今日我若不杀他,我自己都没脸面对金乌祖上。”

    “三殿下,错过今日如何?”瑶池圣女正色道,很担心,毕竟是圣母的寿宴,她不想愉快的气氛被破坏。

    “可以,除非你能把这二位驱逐出去。”金乌三殿下冷脸道。

    “这……”

    瑶池圣女面露为难之色,对圣母看了看。

    “来到这里的都是我瑶池的贵客,岂是说驱逐就能驱逐?既然三殿下执意要一战的话,我瑶池的生死台未尝不能开启,给二人一个公平一战的机会。不知两位意下如何?”瑶池圣母说道。

    轰!

    全场炸锅,大家想不到瑶池圣母不仅不阻止,反而推波助澜。

    这是在故意拉仇恨吗?

    还是想给自己的寿宴增添一些血腥?

    青玄剑主和昊天仙主也都欣然点头,似乎都很期待这一战。

    “能到瑶池生死台一战,是我毕生的夙愿。希望某人的实力,不要让我失望。”金乌三殿下当即应允一战,一双无比犀利的眸子对叶天瞪去,有一种魔性的力量。

    “我只怕杀了你之后,你金乌族不依不饶。”叶天很平静的说道,但是却透发出一股强大的信念,真的无惧金乌三殿下。

    不过,一个金乌三殿下他不怕,但是金乌族人若是全部出手,他就有些吃不消。

    而且,这里的金乌族可不止一个金乌族,还有一些南域拜在其门下的宗门,光是金丹强者加起来能有十几位,若是一起对他出手,更不是他能撄锋的。

    人们吃惊,他可只是一位先天啊,竟然无惧金丹三殿下,这让场中几位最顶级的天骄都汗颜。想他们还是先天时,根本没有胆量与金丹一战。

    当然,他们现在全都凝丹圆满,具备了与金丹一战的实力。

    “你真的以为我的金丹是泥捏的,可以镇杀我吗?”金乌三殿下眸光摄人,对叶天鄙视而来。他的身板比叶天大了一圈,俯视而下,杀机毕露。

    可是叶天背负着双手,不为所动。

    “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金乌族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既然你有忧虑,那就让圣母来主持此战吧。你信不过我金乌族,当能信得过圣母吧?”金乌太子开口,想让瑶池圣母主持这一战。

    他对叶天恨之入骨,迫切想看到叶天被杀的场景。

    至于三殿下可能被杀,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

    “叶小友无需忧虑,既然是三殿下执意一战,我相信不论结果如何,金乌族都会接受。此战我只有一个要求,不准动用神兵神器。”瑶池圣母说道。

    这句话她是对金乌族说的,金乌族此行可是把镇宗神器太阳神盘都带来了。

    神兵神器的力量太大了,能将生死台打穿,殃及瑶池圣地,所以她不允许动用神兵。

    至于叶天身上,她并不认为有一件神兵,因为神兵太稀珍了。

    瑶池生死台乃是一片上古的道场,被封印在巍峨的圣山间,方圆足有数千丈,足够广阔,而且坚固不朽,足以支撑金丹层次的大战。神兵不出,很难将这里毁坏。

    寿宴暂停,所有的人都往外冲去,就像是一个个吃瓜群众,全都面带兴奋之色。就连威震一方的宗主和长老们,也很期待这一战。

    毕竟先天逆行战金丹的比斗,在现实中真的很少见。便是有,也多以先天失败收场。

    巍峨的圣山间,云雾厚重,压得人要喘不过气来。

    就见瑶池圣母并指轻轻一划,浓厚的云雾现出一道裂缝,像是一道门户打开,向着两边裂开,越来越宽。

    瞬间,一股古老而苍茫的气息,如洪水猛兽,透发而出,蕴含着无尽的杀机,让人毛骨悚然。

    最终云雾完全散开,现出一个广阔而古老的战台,以坚硬的岩石砌成,每一块都无比巨大,四周有围栏,全都闪烁古朴而大气的纹络,显然是烙印下的神异纹络,不是法宝,胜似法宝,可以阻止战斗的余波冲击出来。

    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战台上密布刀痕箭孔,一些地方还血迹斑斑,一看就知道历经了太多的杀伐,和太过久远的岁月。

    站在生死台下,让人莫名会有一种情绪波动,仿佛一刹那间经历了万古的血战,真切感受到已逝绝代高手的气机。

    曾经有过太多的大能,染血在这座生死战台上。

    同样,也有许多大能在生死战台上扬名。

    “你们说谁会赢啊?最终会如何落幕?”人们议论,对战斗的结果很关心。

    “结局明摆着,先天逆战金丹,完全没有可能获胜。”

    “叶姓少年虽然惊艳,但是刚从大山中走出,难免眼高手低,以为自己能够同辈无敌。他要是能在金乌三殿下的手中坚持十招,我就服了他。”

    ……

    这是不少人的心声,不看好叶天,因为和金乌三殿下差了一个大境界,简直可称得上是判若云泥

    “未必。之前的城门下一战你们可能不知道,叶姓少年三两招就大败了金乌十殿下,一脚踩在脚下。金乌族的一位金丹族老护道者出手,却被叶姓少年一掌拍烂了手掌。说明他真有大战金丹的实力。”

    也有人持反对意见,看好叶天。

    生死台上,两道身影分立两方,彼此遥遥相对。

    轰隆!

    两人中间的一片空地,突然传出一声爆震,一道冲击波逆冲高天,将天上的云朵都震碎了,洗净了碧空。

    潮汐澎湃,惊涛万重!

    这是两人身上无形的场域在碰撞,就有如此可怕的声势,实在让人震惊。

    若非这里是生死台,有古老的阵纹防护,换作其他地方,连山石都可能被震碎,无数观战者也会倒飞出去。

    金乌三殿下是内隐门年轻一辈中最早突破金丹的天骄之一,族内十位殿下中只比大殿下稍弱,纵横天下,横扫同辈,自然有傲视当世的本钱。

    “圣母。”

    一道曼妙的身影翩跹而至,裙摆飘飘,发丝飞舞,落在瑶池圣母的身边。

    正是瑶池圣女姚仙,刚才她离开了片刻,去山门旁的登仙台看了看,现在回来了。

    她在瑶池圣母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圣母的脸色立时狂变,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

    而后圣母的目光唰地一下对小月儿看去,瞳孔骤缩,神色肃然。接着她又看了看叶天,同样的表情。

    “看好这个小女孩,我去登仙台看看。”圣母对圣女说道,而后起身。

    “抱歉,我有事先出去一趟,很快就会回来。”圣母又对蜀山剑主,昊天仙主,等几位同辈人物说道,而后就真的离开了。

    昊天仙主一脸狐疑,盯着圣母远去的方向看了看,又对圣女看了看,发现圣女正对小月儿走去,笑意嘻嘻,一副要讨好的样子。

    “你说,这叶姓少年和他的小侄女不会真的通过登仙台了吧?”蜀山剑主笑道,似乎猜出了昊天仙主的心思。

    两人看起来年纪相仿,都是中年男子的模样,雄姿魁伟,面若倒削斧劈,气息浩若渊海,有慑服天地之姿。

    “不可能。”昊天仙主摇了摇头,道:“若是在几百几千年前,尚有可能出现这种逆天妖孽。而今天地灵机渐渐衰退,天道压制越来越厉害,诞生这种逆天妖孽的可能越来越小,出现一个都是凤毛麟角,更别提一下出现两个了。”

    蜀山剑主呵呵一笑,轻轻点头,似乎认同昊天仙主的说法。

    就在这时,生死台上打起来了。

    嗖,嗖!

    两道身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冲出,化成两道光束,如同彗星一般撞在了一起,爆发出足以刺瞎人眼的强光,和惊天动地的声响。

    “真的无所顾忌,上来就肉搏了吗?”

    人们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