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隐婿 > 第1681章:打劫

    突然,有一颗人头从天而降,险些砸中杨旭,脑浆爆了一地。

    “呕……”杨旭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反胃。

    “是何人偷袭我?”杨旭警惕的扫了一眼四周。

    一个模样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从屋顶上跳下来,走到杨旭面前。

    年轻小伙轻视的扫了一眼杨旭,“你是新来的?才筑基七层修为也敢来我鬼落城,胆子够肥的。”

    杨旭细细打量着那名年轻小伙,发现这小伙穿着精致,与城里其他普通居民的穿着比起来,比较高贵一些,身上无论是穿的,还是戴的,都透着一种不凡。

    相必,此人在鬼落城的身份一定不凡。

    “我是新来的,你又是谁?”杨旭反问道。

    “我是这片区域的老大,凡是踏入这片区域的人,都得向我交保护费,否则死!”年轻小伙的话音刚落,几颗人头从天而降,捡些砸中杨旭。

    其中好几颗都是从融合修为的修士身上砍下来的。

    “这些都是反抗之人的人头,孰轻孰重,你应该知道吧?”年轻小伙似笑非笑的看着杨旭。

    杨旭紧紧握着无名剑,想不到他一进鬼落城就遇到了这么个麻烦。

    眼前的年轻小伙,看不出修为,杨旭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在看过那名妇女的厉害之后,杨旭已经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

    永远不要轻视那些比你弱小的人,保不准那些看起来比你弱小的人是在扮猪吃虎。

    而且,那年轻小伙说他是这片区域的老大,刚才那几个人头从天而降,保不准这小伙的背后还有别的帮手在。

    多一事不如小一事,杨旭拿出一颗之前五长老赏给他的初品丹药,扔给那年轻小伙。

    “这是我的保护费,能放行了吗?”

    “竟然是丹药!”年轻小伙小心翼翼的将丹药收起来,脸色颇为激动。

    还以为这人身上最多有几块中品灵石,想不到会有丹药。

    年轻小伙眼底的贪婪更加浓郁了几分,“区区一颗初品丹药,根本不够交保护费,把你的储物袋交出来就可以走了。”

    杨旭皱了皱眉。

    如果这年轻小伙嫌弃他给的丹药少,他可以再给一些,但要他交出储物袋,这不可能!

    “听到没有,你不想活了么?”年轻小伙的脸色顿时冷了,语气中饱含着怒气。

    一颗人头从天而降,朝杨旭的脑袋砸来,杨旭望着那颗带血的人头,抬起无名剑,将人头一切为二,掉落在他的脚边。

    不一会儿,杨旭的无名剑又动了,他面无青情,手中那带血的无名剑紧紧抵着年轻小伙脖子,只要他轻轻一动,那年轻小伙便会一命呜呼。

    年轻小伙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剑,眼底闪过一丝惊愣,而后又恢复了平静。

    “你敢拿着剑抵着我,不怕我杀了你么?我可是这片区域的老大,身后有几百个弟兄,我一念之间就可将你碎尸万段!”

    杨旭淡淡道:“那你把你身后的弟兄叫出来吧!我倒有看看是你的兄弟快,还是我手中的剑快!”

    “告诉你,我这把剑很锋利,削铁如泥,一息之间就可以让你的脑袋和地上这些脑袋一样,失去生息。”

    年轻小伙不屑的瞥了一眼杨旭的锈剑,威胁道:“我数三下,你要是再不放开我,你就等死吧!”

    他可是被吓大的,区区一把锈剑也想威胁他么?真可笑!

    “你数吧!”杨旭脸色平静道。

    没有人知道,此刻杨旭体内的那颗心紧张的提到嗓子眼里去了。

    年伙小伙咬牙切齿道:“一、二、三……”

    又有几颗人头落在地上,这些全是融合修为的人头。

    杨旭松了一口气,看来他赌赢了。

    “你确定不松手?”年轻小伙的眸光闪中暗藏着杀意。

    “不松你又能奈我何?”杨旭手中的无名剑在年轻小伙的脖子上轻轻一划,不一会儿,有几颗血珠从他们的脖间流出。

    “我说过,我的剑很锋利。”

    感受到脖间丝丝的疼痛,年轻小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从杨旭那毫不畏惧的眼神中,明白杨旭已经识破他了。

    “大哥,饶命啊!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全靠我一个人养活,放我一条生路吧!”年轻小伙开始卖惨求饶。

    杨旭一拳打在年轻小伙的面门上,打得对方鼻血狂流,对着年轻小伙一顿暴打:“让你吓唬劳资,真以为劳资好欺负不成?”

    原来,这年轻小伙只有筑基五层的修为,比杨旭还弱。否则的话,他刚才也不可能避不开杨旭的剑了,所以杨旭才敢赌这一把的。

    之前那些从天而降的头颅,都不是年轻小伙斩杀的,而是年轻小伙在城中捡的。

    城里的人杀人了,都会拾走那些人身上的钱财,而尸体没有人去理睬。

    任由那些尸体腐烂,每回城里有人死了,年轻小伙都会去将尸体的脑袋割下来,用来给自己撑场面。

    那颗被杨旭一切为二的脑袋就是之前那个被妇女所杀的大汉的脑袋,正是因为那颗脑袋,杨旭才发现了这年轻小伙身上的古怪。

    他在后面掉下来的那几颗脑袋上面,发现了几根不易察觉的银丝。

    这意味着这些脑袋不是被人扔出来的,而是本来就在头顶的树上吊着,这年轻小伙暗自用真气切断银丝,使得这些脑袋从天而降。

    种种迹象表明,这年轻小伙的背后并无帮手,所以杨旭才敢用无名剑对准年轻小伙的脖子。

    “啊啊啊——”

    一顿惨叫声过后,整个世界终于安静了。

    “你下手太狠了!”年轻小伙埋怨道。

    杨旭重重一拍年轻小伙的脑门:“行了,别嘀咕了!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赶紧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别挑战我的耐心,否则你知道后果!”

    年轻小伙撇了撇嘴:“我说还不行吗?”

    杨旭得知,这名年轻小伙名为计良,乃一处遥远宗门的弟子,因为误闯一个传送阵,被莫名其妙传送到了鬼落城。

    计良心里寻思着既然他是误闯传送阵误入鬼落城的,那么回去的传送阵肯定也在鬼落城之中,便一直没有离开鬼落城。

    只是,他区区筑基五层的修为,想要在鬼落城存活下去太难太难了,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后来,计良想出了收保护费这个点子,专打劫修为不高的新人,用捡来的人头恐吓那些人,使得那些人为了保命,自愿交出身上的钱财。

    “才筑基五层的修为就敢干打劫这一行,你是真不怕死么?”杨旭疑惑道。